张歆艺:《泡芙小姐》里很多台词是袁弘对我说的

博弈君 2018-02-11 18:06

网易娱乐专稿2月11日报道(文/派翠克 图、视频/伟子)张歆艺做导演这件事情,好像除了她自己,不少观众都以为是玩票性质。从结果来看,《泡芙小姐》有点像是“二'...

网易娱乐专稿2月11日报道(文/派翠克 图、视频/伟子)张歆艺做导演这件事情,好像除了她自己,不少观众都以为是玩票性质。从结果来看,《泡芙小姐》有点像是“二姐”娱乐圈人脉的展示,除了蒋欣、郭京飞等等一个个磕下来的台前演员,幕后她也请到了和第五代导演密切合作的摄影师侯咏担当摄影指导与监制。

电影未上映前,见到我们时,张歆艺显得信心满满。谈到这个剧本,她最喜欢的是“诗意和狂”,和我们感叹,有一点诗性的剧本还蛮少的。虽然是《泡芙小姐》的“IP”,但电影的故事其实来源自一对真实情侣。张歆艺说,他们的爱情故事就是这么疯狂,虽然难拍,但是她很喜欢。

但一些观众看完电影,觉得故事有点松散。张歆艺感叹,自己在后期的时候几近崩溃,没有想到后期的工作是如此庞杂。剪辑台上,除了按照剧本剪了一遍,她还按照自己的想法剪出了两版。但是制片方和投资人看过,却不喜欢张歆艺自己“忧伤的叙事”:“还原到这个剧本本身,爱情本身是快乐的,是直接的,是时下的、当下年轻人比较更接受的,你不要去迎合稍微上一点年纪的观影人的品味,你就抓住一个人群。”

粗剪完成时,张歆艺让袁弘看了一遍,虽然他只在电影里客串了三秒。看完全片,袁弘对张歆艺说:“老婆,我没有想到你会这个东西呈现出来是这样的,恭喜你,我已经看到你成功的一半了。”虽然没请自己的老公做男主角,但张歆艺说,不少台词都来自生活里袁弘对自己说的话。“他们新婚之夜的时候,王栎鑫捧着我的脸说,老婆你好傻呀,但是我好爱你,听上去好普通的一句话,但那是袁弘常对我说的一句话。”张歆艺说。

采访实录:

网易娱乐:是什么促成了你决定要来做导演?

张歆艺:可能是上帝之光吧,受上天的眷顾给我一个机会,让我去看到这个行业里另外一个层面,然后可以让我更成熟,将来再做演员的话变的更包容一点。我也不知道哪儿来的这个机会,这也是很巧。

网易娱乐:因为《泡芙小姐》这个故事好像说是基于一个真实的一对情侣,当时拿到剧本的时候,觉得对自己来说导演的难度大吗,有挑战吗?

张歆艺:拿到剧本的时候是不信,就觉得写得很好看,而且很诗意,还有点狂,我就想这编剧为什么呀,怎么会有这么华丽又狂的这种文字出现?他的依据什么?后来我就跟他聊,才知道他写的是他的发小,是一个真实的故事。跟我讲他们那个原型那一对,比这个狂多了,就特别炸裂。但是他剧本写得很诗性,所以我觉得在当今我看到的很多电影剧本当中,有一点诗性的剧本还蛮少的,所以我觉得难度是很大的,但是我又很喜欢它。

它真的不是那种非常传统的电影故事的那种讲述方式,它会让人觉得有一点,很间离,永远在间离的一种状态下,会觉得说这是真的还是假的,我到底要不要信这个?但一直看到最后你就会发现,心里边那种被人揪了一下,觉得其实爱情在这个世界上有各式各样的姿态,它有千篇一律的根源,但是它的姿态特别不同,整个世界有各种各样的故事,只是因为你没有听到,没有见到,所以你不知道。这个故事就是这样的,你把它拍出来了,它的原型,他们的爱情故事就是这么疯狂,又有一点诗意的,所以我还是很喜欢的。

虽然知道它很难拍,但是我真的个人很喜欢。

网易娱乐:我看到这个片子的时候,出现的摄影和监制都有侯咏,他对这个片子的帮助有多大?

张歆艺:他帮助很大,他是长辈,他在我心里是一个偶像,他是前辈,而且他又那么有成绩,那么的不走仕途的一个人,我很欣赏他。当时我想要请他来做我的摄影指导的时候,我的制片人都很焦虑,他焦虑的点就在于说,你不可能请到侯咏老师。其次是,请来了你也搞不定他。还有一点就是说,未来的工作推进会很困难。他还说你是不是想拍成文艺片?我说你这也不是商业片的底子呀,你允许我,你相信我,我找侯咏老师一定有我的原因,我希望我跟你的项目所有的摄影部分是非常非常需要诗意的,我不能剧本已经很狂了,然后我再找一个很狂躁的摄影来,很年轻、很狂躁,所有的都飞到天上去了,就不落地了。

我要的是技术,我要非常非常好的技术。他说那我们约见一下侯老师,我们跟侯老师见了两次,跟他做导演阐述,跟他聊我自己的生活,我对爱情的看法,我对这个剧本的看法。聊了两次之后,侯老师说我需要再看一次剧本。他发现我跟他聊的和他自己看的剧本好像有一点出入,后来他就答应来了。来了之后他发现,我每次对他做的一些小小的导演要求都是特别合理的,他也知道我,就还挺和谐的。没有制片人和我当初想的那么可怕,难以进行。

他是个非常非常好的前辈,他对待我像对待女儿和他的一个学生的那种感觉,他对我是非常儒雅的。

网易娱乐:所以这个片子每当拍到对你来说遇到一些难处的时候,他算是第一个你会去找来帮你的人吗?

张歆艺:其实困难也没有太多出现在拍摄过程中,但是出现在前期,做剧本的时候。其实做剧本的时候侯老师就进入了,他也会给我很多很多意见,因为毕竟合作了那么多大导演,那么多有市场的电影他都合作过,服务过。各种各样秉性的导演他也合作过,他会给我做很多建议,建设性的一些要求。我觉得他提的所有一件都非常非常受用。但是他也同时发现,我作为一个很年轻的导演,我也蛮有一些想法的,有一些乞穷俭相我也会问他,我说这能实现吗?侯老师会说,这个不难,他只要跟我说这个不难的时候,我就会继续往下推进我的一些想法。最后发现我们全部都做到了。

网易娱乐:这个片子到后期,据说好像剪辑也是忙得团团转?

张歆艺:后期很难,因为我没有做过导演前期工作就罢了,我也没有做过后期。以前做电视剧的时候也没有跟过后期,才知道电影后期这么的繁复庞杂,它几乎每一个细节都需要我去确认。光是剪辑的版本我就出了大概十几个,我会有一版是按照剧本那么剪的,然后还有两版是我自己另外想一个结构,就环形的结构。他们制片方和投资人来看的时候,他们会提出特别特别直接的意见,他们会告诉我,你自己的那个可能叙事不太好,因为它太忧伤了,还原到这个剧本本身,爱情本身是快乐的,是直接的,是时下的、当下年轻人比较更接受的,你不要去迎合稍微上一点年纪的观影人的品味,你就抓住一个人群。

我纠结了很长时间,因为我也知道我是个新人,我有很多时候可能是真的要听劝的,但是如果我真的就这么坚持下去的话,今天也不是这一版,可能是另外一版,就是更有嚼劲一点的。但是他们真的跟我说不要那样的。十个有八个都说不要那样的,那好,那我就听他们的,这算是我的一种妥协。

网易娱乐:你刚才说自己剪的那个版本,里面的爱情是有一点忧伤的。但是我们后来看到这样一个为爱情往前冲,很奔的这样一个状态,哪一种是你自己对情感的认同?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