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别墅群中藏内力觉醒大学 无教材混龄上“觉醒课”

新华网 2017-09-25 09:01

北京别墅群中藏内力觉醒大学学生一年交25万元 数十名学生“大管小” 无教材混龄上“觉醒课”一位学生展示学校里用的戒尺所谓的“内力觉醒大学”暗藏在'...

北京别墅群中藏内力觉醒大学

学生一年交25万元

数十名学生“大管小” 无教材混龄上“觉醒课”

一位学生展示学校里用的戒尺

所谓的“内力觉醒大学”暗藏在别墅区内

昌平回龙观吉晟别墅住宅群深处,有一所名为“内力觉醒”的大学。“校舍”是一栋200平方米三层高的别墅,20多名新生入学,年龄从7岁到16岁不等。记者调查发现。该学堂号称“中国第一所少年儿童大学”,但并无教材且混龄教学,学生每周都有所谓觉醒课、每天要进行冥想,还存在对学生体罚的现象。

 

 现场

“大学”藏身别墅住宅

教室宿舍食堂混搭

昌平区回龙观吉晟别墅小区3833号,这栋藏身于众多别墅群里的三层高200多平方米的别墅,从外观上看起来并无特别。别墅外被绿植环绕,并未挂着任何机构的牌子,如果不通过仔细看门牌号以及别墅内孩子们发出的吵闹声,很难找到这所“取之有道内力觉醒私塾”(又称内力觉醒大学)。

“里面孩子说话声音特别大,有时候他们走在路上大声说话,拍球的声音特别吵。他们刚开学的时候,家长送孩子来上学,一下子好几十辆车停在小区里面,把我们的车位都占上了,而且拉箱子的声音非常吵。”住在该别墅附近的居民告诉北青报记者,因为突然冒出的这一“私塾”校,破坏了原本幽静的小区环境,他们曾多次向物业举报投诉。

记者以家长的身份走进这所“内力觉醒大学”,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面目全非的别墅一层,五张铺着被褥的上下铺沿着一层的墙面依次排开,而在一层大厅的正中间摆放着一张长度超过两米的桌子,桌面上凌乱地摆放着水杯、课本等物品。桌子的一边还趴着两个十二三岁左右的孩子在下象棋。距离长桌不远处就是一个开放式的厨房,厨房中摆放着各种做饭用的厨具。别墅门厅的位置还摆放着一架钢琴,几把戒尺显眼地放在钢琴上,与戒尺相邻的位置放着一台闹钟。几个年龄不同的孩子似乎正在收拾行李。

看到有人进来,一位申姓女士在了解到记者想把孩子送过来的时候表示,她就是这里的老师,并向记者介绍,由于一年来邻居投诉加上学校要扩大规模,目前他们正在让孩子们收拾行李,准备周一正式搬入新的校区。申老师向记者透露,这栋别墅中共住着22个孩子,年龄从7岁左右到16岁都有。这22个孩子中大部分都是休学一年来这里上学,他们吃、住、学习都在这里。

在这栋别墅里,不仅一层住着学生,二层、三层也都有学生宿舍,甚至地下室也住着学生。地下室和一层是男生“宿舍”,二层、三层是女生“宿舍”,而学生们每天上课的教室就在“宿舍”里,就是一层的那张床前长桌边和位于二楼的一间卧室。别墅二楼一间卧室里,摆放着八套课桌椅,客厅中则摆放着一个上下铺的床位,这里也住着一名女生。

当记者问起每天怎么吃饭的时候,这里的孩子告诉记者:“每天都会有阿姨来专门给我们做饭。”别墅一楼有一间开放式厨房,厨房中摆放着各种做饭的用具,这间厨房与孩子们上课的长桌相隔不过2米。

在一楼通往二楼的楼梯拐角处,能清楚地看到内力觉醒大学精品私塾办学模式的牌子“军事化管理、一束花教育、自主式学习、艰苦化生活、淘汰式选择、历史化熏陶、百家式讲课、行走化风格、个性化发展、合并式内容”。文/本报记者 林艳 武文娟

调查

一年25万费用 学生休学前来就读

北青报记者从现场以及该大学的招生公号上了解到,该大学一年20万学费,5万生活费。人均要25万才能上的这所私塾大学,目前招收了30多名学生,老师共6人,包括校长曲刚。

30多名“大学生”中,最小的7岁半,最大的16岁,来自四川、湖北、重庆、广东、广西、山东、北京、河北等不同的地方,集中在昌平的两栋别墅里“上学”,老学员安排在吉晟别墅23排别墅里,师生们称为老“内大”;今年新入学的学员,安排在38排别墅里,称为新“内大”。

内力觉醒大学里的学生,大多数年龄都还处于义务教育阶段,但由于这所私塾“大学”是全日制教学,所有学生都得停止了原所在中小学的学业。女生小萱(化名)原就读于朝阳区康乐园小学,她说自己家里办理了休学,准备在内力觉醒大学读一年后,再回学校就读。

类似于小萱这样的情况很多,还有一些学生是办了初一、高一、高二的休学后,来到了内力觉醒大学,不少还保留着原学籍,准备在这所私塾“大学”里深造一年后再回去。

无教材混龄上“觉醒课” 每天下午要冥想

这所“大学”究竟在上什么课?

“周一到周五每天有六节课,每天早上从9点开始上课,上三节课,都是英语课。中午12点钟开始吃饭,下午2点开始上课,三节课基本都是做作业、做卷子。5点钟开始开班会,每位同学轮流主持班会,我们班一般都是刚开始先冥想。晚上我们就是晚自习,晚自习大部分时间也是写卷子,到了9点半就熄灯了。”一位上小班的同学告诉北青报记者,这是她一天的课程和作息。

据申老师介绍,这里的课程主要是以英语课程为主,不定期地上一些觉醒课程。上课的班型分为大班和小班,一般来说7岁到12岁学生会分在小班,12岁到16岁的孩子分在大班,但是也会根据进度调整班型。不过记者发现,这所“大学”里基本是不用教材的。在别墅一层钢琴旁的桌子上,零散地放着一些被批改过的卷子。这里的学生告诉北青报记者,这就是他们平时上课用的教材。在二楼正在自习的学生,手上拿着的“教材”同样是几张讲义纸和他们的笔记本。

钢琴架上,一张印着《孙子兵法》“谋攻篇”的A4纸,也是学生们的学习内容。“刚开始的时候,老师要求我们背下这篇文章,现在也没人管了”。

“冥想是做什么?为什么要冥想?”“我也不知道,就闭着眼呆五分钟。老师就是让我们放松。”对于每天要进行的冥想,学生这么描述道。而冥想也是内力觉醒课程体系里的一个部分。

“觉醒课都讲什么?怎么就能觉醒了?” 当问到觉醒课程都是哪些课时候,几位在旁的同学争先恐后地向记者介绍,“你看,我的年龄比他大,但是我穿的衣服比他幼稚,这就是上时尚觉醒课。”

申老师也向记者解释说,大学创始人曲刚有时候也会带着孩子们看一看电影,也是一种觉醒课,属于艺术觉醒。

军事化封闭管理 学生“大管小”

“怎么管你们的?”学生们指了指钢琴台上的三把戒尺,“不听话就打”,记者问了五个学生,都挨过戒尺,“上课走神了,所以被打”“说话声音太大,打”“有时黄校冷不丁地突然就上来了”。学生们说,有一位姓黄的校长最能管得住他们,“他打得最厉害”。

这样的管理方式,“内大”的老师并不否认。因为他们对外宣称的所谓“军事化管理”,其中还包括没收所有学生的手机、禁一切电子设备,只允许周末和家里人通20分钟电话,不鼓励家长经常来看孩子,即使家在北京也建议隔周回家。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