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出生3天"被死亡" 他们或白受35年"丧"子之痛

网易 2017-09-15 22:15

(原标题:出生3天"被死亡"孩子现身,35年的"丧"子悲剧将圆满结束?)1982年,李桂英在成都市第一工人医院(现成都市第六人民医院)生下了一名男婴;出生后第3'...

(原标题:出生3天"被死亡"孩子现身,35年的"丧"子悲剧将圆满结束?)

1982年,李桂英在成都市第一工人医院(现成都市第六人民医院)生下了一名男婴;

出生后第3天,李桂英说自己去看了孩子,“完全是正常的”;

丈夫向贵成却说,“出生后第3天,医院跟我说,孩子可能有点恼火,之后就得到了孩子死亡的消息”。

此后多年,夫妻二人两人也没有再生育孩子,因为这个“夭折”的孩子,两人还一度分分合合……

然而让夫妻俩没想到的是,时隔35年后才得知,“被死亡”的儿子可能还在人世…

1982年出生在成都市第一工人医院的孩子,你到底在哪儿?

▲向贵成(右)李桂英(左)夫妇

15日下午,一名曾在宝贝回家寻子网登记寻亲信息的小伙商增海,联系上向贵成,双方进行了视频通话。视频结束后,小伙还表示“他(向贵成)和我有点像”。

商增海是否就是向贵成夫妇的孩子?此事是否迎来转机?

▲向贵成与商增海对比图

孩子出生三天就“夭折”“看时还好好的,几小时后就死了”

1982年,李桂英在成都市第一工人医院(现成都市第六人民医院)生下一名男婴。她清楚地记得,孩子出生之后,医生把孩子抱起来给她看了一眼,还拍了拍屁股,随后便放到了保温箱里面。

出生后第3天,我去看了孩子,完全是正常的,医生还说过两天就可以出来了。

对于35年前的情景,丈夫向贵成回忆称:“出生后第3天,我去给娃娃送东西,听到说娃娃不行了,用氧气瓶、管子插起。一个护工抱出来,喊我抱,我抱到儿科室,突然就断气了,我当时还哭了。之后他们把娃娃用白纱布包起,放在停尸房。我问他们怎么处理,他们说一起火化。我还给了5元钱火化费。”

然而,9月14日晚,向贵成再次回忆当时的情景,关于儿子死亡时的细节,他的说法又有了变化:“医院给我说,娃娃可能有点恼火,随后便送进了抢救室,之后就得到了孩子死亡的消息。”向贵成说,当时孩子由工作人员包着,用白纱布包着,他没有去检查娃娃的尸体。当天被告知孩子死亡时,妻子在楼上的病房,只有他一个人在现场。

对于两次说法的不一致,向贵成说,年代久远,记忆有偏差,应该是后面那种情况。对于更多的细节,包括当事医生是男是女,多大年龄,他均表示想不起来了。

不过,妻子李桂英却坚信孩子没有死亡,“我才看到娃娃在保温箱里面好好的,几个小时后就跟我说死了,我说啥子都不相信,就算死了我也没有见到尸体。”

“娃娃没死,抱给别人了!”35年后真相大白

多年来,李桂英依旧坚信自己的孩子当年没有死,不过在当时亲眼目睹整个过程的丈夫却对她不太理解,这导致两人在后来的35年里矛盾重重,一直分分合合,李桂英在生活上也就破罐子破摔,“我感觉生活都没有啥子意义。”

当年在医院照顾她的护工,是李桂英的一位邻居,已于2014年去世。今年3月份,李桂英再次“旧事重提”,通过一位朋友,在成都市第六人民医院调出了1982年2月1日上午10点35分生产一男婴的出生证存根,随后找到护工的女儿,“大妈生前有没有说过啥子嘛,关于我孩子的事?”

▲孩子当年的出生证存根

谁知这一问,竟问出了隐瞒了她35年的真相。

9月14日,红星新闻记者找到了当年的护工的女儿,两鬓斑白的王云华。她承认,当年母亲陈树芳从医院回来确实跟她说起过,“长生(向贵成的小名)的娃娃没有死,抱给别人了。”

2014年,护工陈树芳去世前,又再次给女儿说起了这件事,“长生的娃娃没有死,你们不去找一下吗?”

她记得,当自己把真相告诉孩子父母时,李桂英直接哭倒坐在地上。

▲向贵成也不住地抹眼泪

再说起这事,王云华连声叹气,“我一直没有主动说,是因为长生母亲太强势了,不敢说,她不想要这个娃娃,就把娃娃抱给别人了。”抱给哪个了?不得而知。

35年前的孩子,如今到底在哪儿?由于年代久远,知情人相继去世,这个问题似乎无人能答。

遗憾当年没检查娃娃“尸体”“就是糊涂,现在后悔啊”

在成都昭忠祠街一个住宅大院内,向贵成和李桂英夫妇住在一栋平房一层的狭窄房间里,阴暗潮湿,房门随时都是打开的,不时有邻居从门口经过,没人看得出,这家人刚刚经历了一场暴风骤雨般的大事。“做了多年的邻居,只是碰面打打招呼,一直没有看到他们家的孩子。”大院内一位邻居这样说道。

多年来,两人再也没有生育孩子,因为这个出生才三天就“夭折”的孩子,以及围绕这个孩子的争论,向贵成和李桂英闹得十分不悦,本来两个感情很好的人,一提及此事就不欢而散。

如今,向贵成身体残疾,病痛缠身,妻子李桂英则在一家商场做保洁。“如果当年孩子没有‘死’,我们现在的生活可能也不至于这样子。”

在向贵成的家中,夫妻俩并排而坐,家中没有丝毫关于孩子的东西或者照片,35年后谈起孩子,让人感觉这是一种极其虚幻的诉说。只有俩人谈话间发出的一阵阵哭声,仿佛牵引着那个已经模糊的年代。

▲说起当年,向贵成夫妇泪眼婆娑

李桂英当年生孩子时仅有18岁,而向贵成也只是个20出头的小伙子。向贵成说,这或许就是母亲坚决反对要这个娃娃的原因。据他所说,当年他和李桂英只是处于恋爱阶段,并没有领结婚证,医院也办不了准生证。母亲觉得他和李桂英租住在外,自己又不务正业,母亲一直都不同意他和李桂英的婚姻,更不同意要这个娃娃。“到医院生孩子,还是找一个熟人帮忙。”向贵成回忆。

在与这对失去孩子的夫妻交谈中,记者发现了一些问题。孩子死亡,是因为什么原因?后事如何处理的?如向贵成所说,看到那个裹着纱布送去火化的孩子,如果不是自己的孩子,又会是谁?向贵成是否真的抱错了别人的孩子?

这些问题,作为父亲的向贵成无法解答。“就是糊涂了。那个年代,我什么都不懂。他们说孩子有问题救不活,我就信了,现在后悔啊。”夫妻俩猜测,向贵成看到的娃娃应该是被掉包了。

孩子一事,李桂英的姐姐当年也曾听说过。她在电话中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其实在1982年,她也听说过“孩子被送走”的说法,但无法确定这个消息的准确性及来源。

因为向贵成的母亲坚决不同意要这个娃娃,于是将娃娃抱给了别人,听说还收了对方两三百块钱,只是在事后,用‘孩子死了’的说法对孩子父母隐瞒真相。

这么多年来,李桂英的姐姐没有将自己当年听到的情况告诉妹妹,“因为家庭原因,我和我妹妹很少联系,更不说见面了。”

最大心愿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