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英的游戏?“9.9万学费”引争议

新华网 2017-09-14 09:42

宁波诺丁汉大学课堂价值红星新闻专访宁波诺丁汉大学副校长回应家长对高昂学费漫长假期的质疑红星新闻推出“大学·教育”系列报道,关注中外合办高校遇到'...

宁波诺丁汉大学课堂

价值

红星新闻专访宁波诺丁汉大学副校长

回应家长对高昂学费漫长假期的质疑

红星新闻推出“大学·教育”系列报道,关注中外合办高校遇到的挑战与机遇。

“我们学校是为国家培养人才,我们学生的家长,是普通的国家纳税人。学生常常在问,为什么其他高等院校的学生可以享受国家的支持,相对较低的学费,而我们学校的学生却不能呢?”

宁波诺丁汉大学的党委副书记、副校长沈伟其坐在办公室里,向红星新闻记者说起了这个萦绕在他心头十余年的问题。

一年学费9.9万,全英文授课,老师八成系外籍人士……自办学伊始,宁波诺丁汉大学,这所流淌着英伦血统的高校,就一直吸引着教育界的目光。

从2004年筹备起,外籍校长换了几届,而华人校长沈伟其则一直守在这里,见证了这所中国最早的中外合办高校的十余年的点滴成长。

有人质疑高昂的学费,有人质疑学校的知名度,还有人质疑“混血”教育下的学生能力……面对这些质疑,沈伟其的回答是:“时间和学生,就是最好的答案。”

一年学费近10万,中西式假期轮流休,学校的性价比在哪里?

 

 课程确实不算多

“混血”体现在放假时间长

宁波诺丁汉大学校园,既保持着“英伦基因”,又秉承着“混血”特色,这是让沈伟其最骄傲的地方。

虽然宁波诺丁汉大学是中外合办高校里最早的一所,但算起来,也仅仅走过十余个年头,“和传统高校相比,它还是个婴儿”。只是和传统高校不同的是,这个“婴儿”自诞生伊始,便不断在中西文化碰撞之中,蹒跚前进。

与英国诺丁汉大学同步共享教育资源,纯英文教学,教师几乎全是外籍人士……这些都是宁波诺丁汉大学的“纯英伦基因”的体现。而其“混血”则体现在,放假时间长于普通高校。在宁波诺丁汉大学,除了传统中国假期之外,还有圣诞节这样的西方假期。

 

 性价比到底在哪里?

“这涉及到中国家长的理念问题”

对此,有学生家长提出疑问:“漫长的假期,一年近十万的学费,性价比到底在哪里?”

听到这个问题,沈伟其笑了。他告诉红星新闻记者:“这涉及到中国家长的理念问题。我们的假期,绝不是让学生在家吃西瓜、吹空调,我们鼓励学生去参加社会实践,去发达地区进修,去落后地区帮扶,我们希望每个学生都能在假期里担负起服务和回馈社会的责任。”

沈伟其举例,每年假期,宁波诺丁汉大学有很多学生去斯里兰卡、印度等国家做义工,也有很多学生去英美高校进修,还有去跨国企业实习的,“他们还嫌假期不够长呢,其实关键是看你怎么去过。”

沈伟其表示,相较于传统高校,宁波诺丁汉的课程确实不算多,平均下来一周大概10节课不到,“但这正是英式教育的特点之一,老师在课堂上提纲挈领地授课,课下是大量的小组讨论和自习时间,需要学生去自我消化。我们给学生充足的时间和空间,用来发展自主学习能力、批判质疑能力、沟通合作能力、时间管理能力等软实力。”

学费是一堵无形的墙

“学校也在努力将这堵墙放低点”

学费以外,假期的各类海外实践费用均需自己承担,只属于精英的游戏?

建校十余年,宁波诺丁汉大学的学费,从最初的五万涨至现在的近十万。可以说,学费,成了一道门槛,把“寒门”学子拒之门外。

沈伟其并不否认,学费是一堵无形的墙。但学校也在努力,希望尽可能将这堵墙放得低点儿。“校方出面,请企业家出资,为优秀的考试提供奖学金。就我所知,一位宁波籍的企业家,已经为我们提供了数千万,用于捐助优秀学生了。”但即便如此,仍没有解决学费高的问题,“不能回避,虽然有奖学金,但是名额只有20多个。”沈伟其说,“今年我们招生一共一千多人,而这20来个奖学金名额算起来,确实只是很小比例。”

附加值就像“甜点”

“40万册全英文藏书,是最前沿的”

一年学费近10万,它到底贵在哪里?

沈伟其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学校的性质是非营利的民办学校,教学资料等都是与英国诺丁汉同步共享,这就对学校的硬件设置提出了更高要求,“举个例子,我们与英国诺丁汉、马来西亚诺丁汉共享网络书籍资源,我们的要求是服务器系统能够同时承载三校学生同时在线阅读同一本书而不崩溃,这就是很大一笔开销;再比如,我们40万册的藏书,都是全英文的,也是最前沿的,算下来平均每本300元人民币;此外,吸引优质的外籍老师教授,也需要花钱。”

从宁波诺丁汉大学毕业的陈广隶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学校的社团每年会为学生提供海外实践的讯息,参与项目所产生的费用,需要每个学生家庭来承担。漫长的假期、丰富的世界各地的社会实践机会……这些像“甜点”一样的附加值,虽然美好,但却是只有搭建在良好经济基础上家庭的孩子,才能品尝到的果实。

“宁波诺丁汉大学面向的社会阶层,我觉得相较广义的出国留学比,是更加具体化的:学生成绩优秀、父母愿意送、家庭经济能够承担,这样的群体在中国按人口比例来讲是不大的,但简单地说是‘精英的游戏’其实并不准确。”

从社会阶层来分析,沈伟其认为,目前国内能够承担起宁波诺丁汉大学学费的家庭,在城市中并不在少数。

冯周聪是宁波诺丁汉大学一年级新生,刚刚去斯里兰卡参加完海龟保护的志愿者活动,他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他所参加的这次活动,是一次国际志愿者活动,约5到7天,所有费用均由志愿者自己承担,他参加这个项目的开销在三千元以上。他说,仅自己在大一这一年里的观察发现,同班同学的家庭经济状况都比较好。

 

 出国留学“跳板”?

“90%以上的学生都学成回国”

有不少学生在选择宁波诺丁汉大学时,都抱着同一个目的——读“混血”高校适应过渡后,研究生再出国深造。而从宁波诺丁汉大学毕业生的流向数据来看,这一点也确实存在。

据学校招生就业办2017年8月底的统计数据,宁诺2017届本科毕业生有82%选择继续深造。其中,98%的学生选择国外读研,并且当中30%学生还进入了QS全球排名前十的高校。

陈广隶是当年宁波诺丁汉大学第一届全国招生的学生之一,本科从宁波诺丁汉毕业后,他选择了赴英国继续深造,目前在英国驻上海总领事馆工作。

对于“跳板”这一说法,陈广隶并不认同,他告诉红星新闻记者,自己本科就读宁波诺丁汉大学,是结合自己高考分数作出的选择,而宁波诺丁汉大学恰好也有自己感兴趣的专业。在刚入读时,自己也并没有清晰的一定要出国留学的打算。

“因为我们学校的体制和国内本科培养体系不接轨,学生要考国内研究生除非自己另外辛苦准备,否则可能性不大,所以尝试的人很少。加上学生们经济压力普遍不大,就有希望向更高学历进取的想法,继续出国深造就成了自然而然的选择。”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