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视董事会开15分钟被打断 员工:领导多干活的少

网易 2017-07-18 06:03

(原标题:乐视临时董事会被债主打断只开15分钟 员工:管理混乱领导比干活的多)今天下午,乐视召开临时股东大会,选举乐视网新任董事长。债务缠身的贾跃亭并没有'...

(原标题:乐视临时董事会被债主打断只开15分钟 员工:管理混乱领导比干活的多)

今天下午,乐视召开临时股东大会,选举乐视网新任董事长。债务缠身的贾跃亭并没有现身被供应商堵住的会议现场。这场临时股东大会也只持续了十几分钟。

乐视的问题无法通过这十几分钟的临时董事会解决。对于债主们来说,他们的欠款仍旧没有着落。对于员工们来说,这个时候坚持,谁也不好说到底是对是错。

有讨债人在乐视总部等候希望新董事长接手债务

记者上午10:30左右来到乐视总部看到,仍有数名讨债人在乐视门口,大厅里播放着“乐视还我钱”的录音。记者了解到,讨债人多是来自全国各地的广告商和店商。

记者询问对于乐视即将上任的新掌门是否有所期待时,“我就希望赶紧还我钱。”有广告商这样说。对于乐视欠薪的具体情况,广告商们都很避讳,告知记者等到下午召开股东大会再说。

将近11点时,现场的广告商们商量尽快订午饭,之后迅速前往下午股东大会会场。

乐视的股东大会地址设在位于朝阳区光华路的伯豪瑞庭酒店。上午,已经有一些前来维权的厂商代表来到这里。

对于新老乐视分割的情况,厂商们认为,这次股东大会主要是选出新的董事长,他们了解到此前有案例,有接手公司的新领导也接手了公司200亿的债务,所以他们认为乐视新选的董事长,既然接手了乐视的盘子,也应该接手乐视相应的债务。

他们这次来股东大会主要目的是要求见贾跃亭和新领导,向股东递诉讼函和印了100份请愿书,给高层施加压力,尽早还钱。

现场讨债混乱 股东会只开了15分钟

今日下午2时,乐视临时股东会召开。在召开会议的北京伯豪瑞廷酒店,到场的并不只有乐视网股东,更有为数众多的乐视供应商。

会议现场,“乐视欠债乐视还”的标语随处可见。债主们的普遍担心是,乐视网召开股东大会变更股东之后,自己的钱更不知道能找谁要。

有债主要求乐视控股方面回复贾跃亭的回国具体时间和欠款归还时间,但这些问题没有得到解答。会场门外,讨债者们自发签署了一份讨债书并按上手印,这份讨债书声称乐视移动所欠款项在3300万元。

由于现场十分混乱,连警方也赶到现场维持秩序。这次乐视网召开的临时股东大会仅仅15分钟即宣布结束,会议现场并没有提名乐视网的新任董事长,仅审议了包括提名孙宏斌、梁军、张昭为第三届非独立董事的数份文件。

孙宏斌:乐视资金不是问题

在股东会的最后,融创中国董事长孙宏斌进行了简单的发言,他说:

不好意思,确实也没特别多可说的,我一直看好乐视网上市公司这块业务,乐视影业、乐视致新、A股上市的乐视网,肯定是看好的,但确确实实有很多困难。

我们看乐视上市体系这块业务是看未来三年五年,而不只是看今天明天,如果看现在真的没有什么可承诺的。目前的新乐视是比较稳定的,新乐视,新团队,新文化,资金不是问题,现在主要的问题是,关联交易怎么办?乐视非上市公司体系的股权怎么弄,上市公司体系的股权怎么弄。乐视超级电视这块肯定是好东西,乐视影业也做得不错,老王(王健林)对张昭也很看好,乐视网和乐视电视这块业务,我们肯定能让公司的经营做踏实了。

每次开会我都说实话,我说了几年,我没想降负债率,负债率我们控制得挺好,我们现在账上有那么多现金,我们肯定要很务实,让这个公司站在地上,由激进向稳健转变,我们的战略是领先的,只是管理和经营出现了一些问题,今后我们将强化自制和大屏业务。因为业务是好业务,重置的话乐视超级电视怎么做,乐视影业怎么做,现在的成绩没有五年是做不来的,现在乐视超级电视是互联网品牌第一名,乐视影业也是中国最好的影业公司之一,还有个A股的乐视上市公司,这三块肯定是看好的。

员工:负面消息太多,哪个是真哪个是假?

今天,乐视要召开临时股东大会,选举新任董事长,但李小乐对此却毫无兴趣,“谁当董事长有什么关系呢?”她直言自己最近已经“麻木”了。“负面消息太多,哪个是真哪个是假呢?”

讨债大军在乐视大厦下面驻扎的最初,她上班、下班或者去吃饭的时候,还会停下来听听那些被欠债的故事,她特别留意欠债的数额,她想不通好好的公司怎么一下子就欠了100多亿,“后来发现欠了几百万的公司挺多的。”

但时间久了,她放弃了,进来出去也不会再停留了,对于那些讨债者她也可以假装视而不见了,“公司欠钱和我有什么关系呢?”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李小乐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她承认最近睡眠不好,但她否认和公司一系列的负面消息有关,“我最近迷上了打游戏,有时候会打到很晚。”

李小乐是乐视集团一名普通的员工。她告诉法制晚报记者,公司内部目前挺平静的,除了没发工资的那一天,有人问过“为什么不发工资”,没有人议论外面有关公司的事情,大家该干什么还是干什么。

一年多前,李小乐还是不少同学羡慕的对象,相对于她毕业的那所并怎么不出名的学校而言,进入乐视无疑是一个还不错的选择,“有名气,听说收入也不低。”李小乐不愿意透露她的具体收入,但她说,“省着点儿花,还是够的。”当然,这对于刚毕业的学生来说,实属不易。

2016年3月,接到乐视面试通知的时候,李小乐还挺诧异的,她甚至想过自己是“陪考”,“我当时的想法就觉得乐视这么牛,肯定要的都是985、211那样学校的学生。”用李小乐自己的话来说,投乐视的简历纯属“打酱油”,完全就是抱着“试试看”的态度。

在李小乐的想象当中,大公司的面试应该非常的正规,“有个大的会议室,里面坐几个面试官,问你不同的问题,测试下你的反应能力,适应能力等。”但无论是什么形式的面试,都绝对不应该坐在前台就开始面试,这一刻,也让李小乐对乐视有了一丝怀疑。

面试过后没几天,李小乐就接到了乐视的offer,她又一次诧异了,“我觉得我当时说了什么,面试我的领导应该都没听清楚。”李小乐说,面试她的领导,当时应该是工作很忙,问她问题的时候,电话都没停过。

彼时,正值乐视高速扩张之际。之前的几个月,乐视是一路高歌猛进。2015年4月,乐视完成了第一台手机从零到900万部的销售。6月,乐视用招行21.8亿元的贷款收购酷派17.9%股权,成为酷派的第二大股东,但也正是这笔贷款,在两年后引发了乐视新一轮的债务危机。

2015年9月,乐视48亿再融资方案获得证监会无条件通过;11月,招行承诺,为乐视提供100亿元综合授信。12月,乐视18.7亿元入股TCL。

2016年1月5日,乐视宣布与法拉第达成战略合作;1月21日,乐视在印度古尔冈举行发布会,正式进军印度。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