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和浩特清水河县宏河镇下塔村,关于举报田二堂的材料

ty129026946 2017-07-18 10:50

退耕还林,日元公程,田二堂承包1000亩,18万元,亩数不够,树也没载起来,应付太度,骗取国家的钱。办片石厂,粉石厂,从片石厂到粉石厂,从林地走开一条路,长58'...

退耕还林,
日元公程,田二堂承包1000亩,18万元,亩数不够,树也没载起来,应付太度,骗取国家的钱。
办片石厂,粉石厂,
从片石厂到粉石厂,从林地走开一条路,长582步,宽2步=1164步合4.8亩,另一条长38步,宽2步=76步合0.3亩,共5.1亩,
毁田老虎林地2亩,
片石厂南有田二狗,贾贵兰,田栓狗,田永兵,何召成的林地,北面有,田先栓,田福鱼等他人的林地,开山毁了,无法丈量。
粉石厂粉下的石籽,放石粉都占的林地,无法丈量,前面4种予计毁林十几亩,2013年秋应牛咀村载松树,胜下很多松树苗,顾人花200元工资理住,过了几天,被三轮车黑夜偷走了,村民反应村委的人偷卖了,原因是,第一,外人不知道应牛咀村裁松树。第二不知胜下松树苗,第三,外人不知埋在哪里,所以村民认为村委的人把树苗卖了。退耕还林,每亩每年给160元,给够八年,以后每亩给九十元,下余给2年,每年每亩给70元,让退耕还林的户还草,这笔钱没给退耕还林的户,田二堂贪污。
下塔村民反应说,田二堂弟兄三人的退耕还林地多,家的退耕地大约60多亩,请查一下,
低保,救济,民政
办低保要钱,没钱不给办,
张堂梁村胡万良是全村委的一家穷人家,本人当时气管炎(现己转成肺癌,老婆神经病,三个女儿神经病,二儿子脑莫炎还代点神经病,经常往院,在家也常吃药,生活特别困难,申请办低保,后来给了一个低保指标要1000元,胡万良拿不起,万良于他们说,我没钱你们给我办了,你们取够1000元我再取,村委说,不行就的拿现款。过了几天村委给我打电话说,没有低保指标了,
栅稍也村田玉良的儿子,田喜明患心脏病,申请办低保,后来通知他,给你儿子田喜明一个低保指标,说现在这个社会办事要钱,办一个低保1000元,田玉良给了村委1000元,过几天村委把钱退给了田玉良,这说明别人给的钱比田玉良钱多,给别人办了,
全村委14个寡妇,60岁以上的9个,都没有低保,(有2个全身不能动的,一个腿痛的不能行走)50多的一个有钱给办了低保,有2个40多岁的养的大装载机有低保,还有一个40左右的大装载机,大反斗汽车给办低保。
有退休的,企事业上班的,养车的,本人挣钱的正是享受低保,有十几个大病的没钱办不成低保,如心梗的,脑梗的,乳腺癌的全身不随的,脑血拴的各种病造成不能行走的沒钱买不到低保。
张堂粱村胡万良二儿子胡有蛇,患脑莫炎还代点神经病,他父胡万良没钱,给儿子办不成五保,各自然村有50多岁的男4个人办了五保,本人沒病又有女儿,都办了五保,
2015年底保指标,
去年11月份,镇民政所来村委普查低保,召集村委干部,党员,村长会议把不该享受底保的减下来,把几年来没有享受(有大病的人低保的人给办了低保。
2015年的低保指标下来后,田二堂还继续腐败,屡教不改,有脑梗的腰椎盘突出不能走的,肠梗阻割了肠子的,神经病的,还有几个70多岁的老寡妇生活较因难,不给办低保,
人户分离十几年,如应牛咀孟中富在薜家湾住的楼房,养大车,小车给办了低保,(此低保是2015年低保指标,)
本村孟利军40岁左右,在喇庥湾卖货(沒有女人,有一个儿子)也给办了底保,2015年低保指标,村里人反应村委黑夜去的安排他们出去不要于村里的人说,人们都回忆拿钱买的。栅稍也村田喜明办低保要1000元,后来没给办低保把钱退了,去年12月份给做了办低保要钱的政明2015年的低保指标下来后村委为了讨好田玉良,不给做办低保要钱的政朋
2010年办60岁以上老人的养老保险,本人不交费,但儿媳每人每年交100元,儿媳交100元村委给代交,每人多收10元全村委预计儿媳交费的的170人左右。
办80岁老人高龄补贴,每人收50元井路咀村秦先娥80岁补贴多收50元栅稍也村郭铁办高龄补贴收50元(郭铁二儿老婆党秀英给的钱)。
2010-2012年过年救灾面,
2010年过年拉回救灾面,在栅稍也村田俊桃家,寡妇,放下55袋,每个村委50袋,栅稍也每年给乡里往回拿大接杏多给5袋,每个村调查,实放下37袋,欠18袋
2011年垃回救灾面,过年拉回,在栅稍也田俊桃家,(寡妇,)实放55袋(全村委每个村委50袋,栅稍也每年夏天给乡往回拿大接杏,多给5袋)按各自然村统计,实放下50袋子,欠5袋。
2012年过年拉回救灾面130袋,在栅稍也村党兴旺家(村付主任)放,按各村统计,实放118袋,欠12袋
下塔村民反映说,田二堂2010年夏天拉回救灾白面一车,只给了本村田柱狗一袋,下佘的拉在田三祥加油站办公室(三祥加油站职工,村委付支书过了一段时间,白面没有了,)
2010年拉回救灾衣服,被褥放在田三祥加油站办公室,后来衣服,被褥沒有了。
去年呼市一个单位包栅稍也村委给了白面,大米,油,(过年给的,)村委给谁什么品种,只写名字,不写数量,只在名字上盖手指,有人要搬大袋大米,村委人说,不能,大袋大米是他们的,没有别人的,有贪污。
2013年过年贫困户款,别的村委钱多,我们村委只给了井路咀党万虎500元(2014年全村委也没有)其它各自然村调查没有,问各村长也沒2014年贫困户款也没有,
村务公开,
听说,村委办公费3万元,不知乡里实际给了多少要求算一下村委的经济帐,
卖下塔扬水站水管,村里大水池上盖的2寸水管大约50根左右,从河底到村里的水池上的6寸水管(扬程大约500米右,还有50千瓦电动机三联泵田二堂给都卖了,
大约在2004年左右,万家寨给下塔扬水站掩没费4万买下培田在柱房三间6000元,只有四面墙没上顶,他只装了3间木料门窗,下余的钱就沒有了。
村委建卫生室,卫生院拉求的砖田二堂放在那里私用,把下塔的学校改建成卫生室,简单的整理了一下,(具说县合管办给拨了13万元,乡卫生院不知给村委拔多小少元,不清楚。下佘的款没有了)。
2013年国家给栅稍也慈善款8万元(县法院给送来的,还有两个牌子,)这笔款只给下塔何成小,九铺也田永明两家买书包,本,笔,下余的款就沒有了。
畜牧方面
大约在2009年国家给养羊户盖羊棚,九铺也,下塔村的项目,田二堂不让盖,他自己一家盖了十几个连顶也没盖石绵瓦,现己拆成砖,放在那里做别的用。
2012年村民原种起草地,每亩给10元给的3年,只给了1年,下余的2年沒给。
2009年村委支书田二堂,主任党为后在栅稍也村郭全小家召开晋牧养羊户会,会议不让养羊户出坡放羊,如每户交30元,就可以出坡放羊,如不交30元,就不能出坡放羊,全村委预计养殖羊户40户左右多收农民款1200元左右。
去年上级给栅稍也拨人畜饮水大水桶3个村支书田二堂在石厂用了2个,付主任使用1个。
其它,
2013年在沙贝沟打坝数座有人说,国家给钱,打坝占栅稍也解放两村委的土地,是否给钱请查一下。
田二堂拿田为占,田永在,田二祥的卡取款,他们家还有5个卡,这笔钱的数量大,单他们5个卡打款,怕看出毛病,才借用这三个人的卡取款,(田为占是他们厂的工人,田永在也是工人,老婆于二堂是亲属別姑舅,二祥是好朋友)所以才用他们3人的卡打款,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