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川区古楼镇有些领导说一套做一套残害残困难人

李传文12 2017-06-20 15:41

我李永财 住:重庆市合川古楼镇摇金村人士 患病27年、因病生活困难瘫痪在病床上,曾经在2008年《自杀渴望生命》文章里面写到这样一段:我真的不想自刹,自刹'...

我李永财 住:重庆市合川古楼镇摇金村人士 患病27年、因病生活困难瘫痪在病床上,曾经在2008年《自杀渴望生命》文章里面写到这样一段:我真的不想自刹,自刹是我求助无门所走的下策。残疾人受他人歧视没有尊严,我忍受不住痛魔;党的政策如此美好、我的自刹希望能够引起有关部门关注,希望地方个别官员不要利用权势欺上骗下;希望其他个别残疾弱势苦难者、得到一片蓝色的天空,有些个别残疾人真的很可怜,希望身边的亲友多点爱心;因我深深的体会到有些困难人的痛苦,希望我的自刹、让其他残疾困难人过得好些。我不想在家自刹,不然地方基成领导利用权势封锁悲苦情况;我想坐车到重庆下车找个人多、又不伤害他人无辜的地方自刹。2008年10月23日、好心人再次把我背到合川区古楼镇政府民政求救,以失败回家;2008年10月23日我又以短信方式、向古楼镇党委袁书记手机发送“:我是困佛村李永财请求救助、忍受不住疼痛就会自刹”;两次短信求助没有答复。走前在家中留下我的一封遗书是“:把我的财产捐献给哪些残疾困难者”。我汽油自杀后经重庆市(合川区)公安局、卫生局,市区民政局、等五大部门调查开会讨论了解我情况,说我是生活困难、无数次求助地方有些领导不管、承受不住病痛的折磨引起的。好象在出事后的第六天,合川区残联的丁科长突然来到我的病床边给我说:“等会有领导来问你、你莫说出你向合川区有些领导、及区残联求助过、及用电话反映过:你忍受不住疼痛若求助不行就会自杀的事、等你烧伤治疗好后、我们保证马上给你手术股骨坏死”《出事前有几次我与残联丁科长通过话,其中有一次通话录有音在我的手机内存卡里面,出事后被重庆警察拿去了;残联丁科长叫我莫说出这些;加上出事后我吓到了、我就听了区残联丁科长的话,那时经历少也想得简单、单纯真诚容易受领导的欺骗、就同意答应不说出这些。一小时左右中央残联有两位领导在我病床边、了解问我情况说:“你向上级领导反映求助此事没有”,我答复:“(我无数次用电话也向合川区残联、区政府有些领导求助过说成没有)我只向地方古楼镇的领导无数次求助反映过(太久了还有些谈话我记不清楚了)等”。我自杀后古楼镇政府有些领导、及熊志强每两天换三位镇领导轮流在医院、负责守我的安全烧伤治疗两个多月、地方有些领导及熊志强说:“你敲锣打鼓到重庆自杀、害得我们受到市区批评、全镇领导奖金扣完、你自杀后当晚地方有几位领导、还被重庆有些警察审问了一夜、还写了很多材料,我们家人生病就没有这样来医院守过、受过这样的气,你出院回家以后、就知道得罪我们的下场。我汽油烧伤自杀后合川区、镇各级有些领导都了解、他们假装不知是官官相护吗?本来直接治疗股骨坏死、我更应该写些更多感谢、地方领导的文章来;本来这事情应该很简单的。本来上面有些领导要求说了、烧伤治疗后就治疗我股骨坏死,可地方有些领导痛骂我去死有录音为据、有熊志强承认威胁欺骗恐吓我的录音为据,想尽办法整我、报复骗我出院有录音为据、欺上骗下不给我治疗股骨坏死骗我出院。很简单明显的说明、是地方有些领导利用权势、控制报复整我呀!有些领导披着人皮虚情假意为有些困难群众服务、残害上访困难人,你们的良知何在;若地方有些领导哪次、有点点慈悲良心道德关心困难人、就不会对个瘫痪悲惨的病人这么残忍毒害。明显简单进一步说明了、有些地方的困难人、得罪有些领导悲惨噩梦呀;在这些事实面前有些领导利用权势报复、残害整我还需狡辩吗?我严重得罪地方有些领导就是这么来的。更多内容敬请看《自杀渴望生命》文章。现治疗有些好转有些看我不死?就报复毒害我多次中毒昏迷吗?后我到多家省级医院、有数位教授诊断视频证据说:“我的昏迷不是病,是食物中毒引起的、这些都是多家医院、多位教授诊断的视频证据”。其实很多事情很简单、以后求有些领导不要刁难、故意打有些困难人的麻烦了、报复整我毒害我不好;逼起来写这些文章发表,哪有这么多的复杂事情呀?若我没有好的心态可能早就被地方有些领导、折磨或逼死了或引我入他们的魔圈了。
近来有位过路的说:“熊志强的亲戚在合川,重庆当官保护他,你揭发熊志强是自找死路,会让你好过吗?”。乞求熊志强领导不要记恨报复我、我李永财2008年得罪熊志强的事情。我一个弱势五保户困难人哪经得住、你的权势陷害黑整呀!我现在很害怕熊志强利用权势冤黑整我。2016年当古楼镇、镇长,在2016年7月9月熊志强故意打我麻烦。回忆在2008年我瘫痪在病床上、就是熊志强欺上骗下,利用权势不准我得到治疗,到医院给医生到招呼控制我的用药治疗,不准给我治疗,还找起黑社会上的人、到医院威胁恐吓我,及说有要找人整死我让我痛苦一生,有视频录音为证据;当时我瘫痪在病床,是地方领导熊志强给我请了位护工,我有这位护工的通话视频为证据,证明说出有此事。2009年有些领导看我不死,有些领导痛骂我去死有录音为证据。在2009年有群众说出:“熊志强领导根群众打招呼,不准任何人帮助背李永财到医院去治疗,谁帮李永财就会招来领导麻烦等”。有群众说的录音为据。我瘫痪在病床上求领导不管,可恶的领导还威胁恐吓群众、不准帮助背我到医院治疗,哎得罪有些领导的痛苦啊!听说熊志强市、区里有关系。熊志强说告不准他有亲戚关系暗中保护升官,就算有事了做一个立功调任到其他地方又安全上任,你有用吗?(熊志强2009年是古楼镇的一般农技员兼摇金村书记,有关系2013年三庙任负镇长,2016年任古楼镇长)我很害怕熊志强盗用我网络或、利用权势黑,及在医院冤整我呀?之前熊志强及地方有些领导多次欺骗痛骂我刁难我,说一套做一套整我的冤屈,希望得到有关部门重视,乞求为我申冤做主。
在2017年我到古楼报销住院药费,到了刘镇长这里,刘镇长答复说:“要与熊志强商量才能签字报销药费”我说可以先把合川与成都中医学院住院药费报销了,成都第三人民医院门诊发票你们也可以研究,乞求你们不会对个痛苦的病人失言不管。刘镇长还是答复:“要熊志强商量才能签字通过”哎没有办法得罪有些领导苦啊?麻烦呀?今天2017年3月23日我又以短信息发送给熊志强请求报销药费,熊志强没有回复。你们对我监控想逼我乱来就好冤整收我,不管熊志强怎么算计打我麻烦,你们放心就算把我逼痛死,有些领导没有人性,我也不会做违法的事情,除非你们陷害冤屈整我。


上面这几张是2017年3月23日和27日发给古楼镇熊志强镇长,和刘镇长的短信息;乞求报销住院药费,领导没有回复,今天3月28日到古楼镇去没有找到有些领导,哎不知要走多少才行,乞求有些领导不要打麻烦。。。
2017年6月8日我去报销药费,地方有些领导推卸打麻烦不报销;说他们要与熊志强镇长等领导商量才行。6月13日我又以短信息向地方领导请示此事:请问领导你们今6月13日商量好了吗?6月13日古楼民政领导短信息答复说:“医疗报销一事我们向上级主管部门汇报,上级主管部门回复后,再根据回复和相关政策文件规定答复你”。你们之前给李永财承诺说的的五保户药费全报销,请问熊志强来你们商量,五保户药费报销政策就变了吗?又波折不断了吗?在这些简单明显事实面前说明得罪熊志强,受痛苦灾难还是弱势群体呀!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