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报不到一小时,妻女家中被报复

彩虹神仙雨 2017-06-20 15:00

2017年3月2日中午12点左右,安徽省明光市管店林场退休职工常某在家中给单位领导林场厂长吴某打了一个举报电话,称好像有人偷盗林区树木了,涉及林场在职职工'...

2017年3月2日中午12点左右,安徽省明光市管店林场退休职工常某在家中给单位领导林场厂长吴某打了一个举报电话,称好像有人偷盗林区树木了,涉及林场在职职工汤某 、附近开黑车村民方某等人,之后,常某离开家去了镇上。就在常某打完举报电话不到一个小时之际,下午13点左右,被举报人汤某、方某等就直接冲进了常某家中,对常某的妻子和女儿进行了殴打报复,致使二人头部、浑身多处被打伤,常某妻子牙齿折断两枚,另外还脱落了一枚牙齿(牙医没有把它包括在内)。
汤某在殴打施暴过程中,一度对常某家人叫嚣“我就是要把你们全家都搞死!”伙同汤某实施报复的还包括附近村民方某以及汤某妻子。其中汤某、方某主要针对常某女儿进行了殴打,汤某负责殴打,方某则站在一旁拉偏架,见机便拉住常某女儿胳膊,方便汤某再继续殴打。与此同时,汤某妻子则用竹竿对常某妻子头部进行了殴打。

(常某家。)




(常某家的钢丝网大门,案发当日是锁上的。)




(大门门锁)




(常某家进户大门。)




(汤某等人闯入的运动轨迹)




(汤某借口常某家咬到他了的小狗,案发当日小狗从未外出,大门毕竟被锁上了,根本不存在咬到 汤某的可能。当日常某女儿在卧室的窗户边,蓝色虚线表示其第一时间发现汤某等人的闯入的位置。)




(汤某在院子里拿着砖头追打小狗,红色虚线部位显示为其运动轨迹。)


见汤某拿着砖头追打完小狗,狂暴不止,想到母亲还在屋子外面,常某女儿赶紧从卧室出来向汤某询问情况,并安抚其退出自己家的院子,将汤某带至部队监控探头监视区域,汤某此时咬定小狗咬到了他,就在常某女儿想推汤某离开大院,汤某不由分说开始了殴打行为。




(蓝色实线显示为案发当日汤某等人施暴的主要区域,图片中的玉米地在当时并不存在,是 空旷的田地,视野开阔。蓝色虚线箭头表示来自某部队大院的监控探头,涉及军事场所,故没有将之拍摄下来。事后派出所称去部队做了问询了,部队监控探头坏了,所以没有拍摄下汤某等人殴打常某妻女的画面。)




(常某家院子的钢丝网大门。)




(蓝色虚线区域显示的是常某院子的钢丝网大门,平日都是锁上的。黑色实线区域显示的是常某 家大门口。但是,在管店镇派出所看来,案发当日常某妻女被殴打所在的红色虚线区域是常家 家门口,不算常某家室内,且无任何证据能显示汤某进入了常某家中,并不能构成私闯民宅。)

直至警方抵达现场,汤某还是狂妄至极,当着警方的面,一把揪住常某妻子衣领直接往警车上撞去,常某妻子被拎得转了个圈,差点儿撞上警车。汤某后来交待是厂长告诉他的,说常某中午举报他们偷树了,还一同告知了本单位汪某,并要汪某向他了解一下情况。后来汪某也到达了现场,也承认了厂长吴某告诉大家常某举报了汤某等人的事实。
出警期间,警方对常某家人使用了“报复性伤害”了汤某、“双方都要拘留”等字眼,眼能着汤某拎着常某妻子的衣领往警车上撞时,彼时两位警员无动于衷,观看着一切,一动都没有动,任由汤某继续对常某妻子施暴,最后在听到常某女儿说要打官司时,厉声向常某妻女说“要打官司,你们自己去医院!”随后开车带着汤某离开,常某妻女则被扔在了路边。
最终常某妻女徒步走了三里多路,到达镇上之后才取了钱款搭车去了医院。由于受惊过度外加愤怒伤心,常某妻子精神抑郁,躺着几天几未进食,直至3月6日自己坐起来进食,才发现自己牙齿缺失。
管店镇派出所3月15日对常某妻女开具了法医鉴定委托书,16日明光法医受理了二人案件,同时宣告常某女儿无伤可验。一周后,再次告知,常某妻子的伤情明光法医无法验明,宣告受理结束。
4月14日管店镇派出所将常某妻女带至芜湖皖南医学院做法医鉴定,无法做出鉴定。4月20日左右管店镇派出所将常某妻子资料寄至上海法医鉴定中心,于5月10日通知常某女儿,其母伤情无法鉴定。
在未做法医鉴定之前,在已经知道常某妻子情绪不稳定,极易受刺激的情况下,管店镇派出所始终问询常某妻女是否愿意和解,甚至在其即将去皖南医学院做法医鉴定之前几天,未经常某家人同意,私自带着殴打常某妻女之人到常某妻女所在医院的病房门口处。
6月15日,警方联合林场厂长吴某一起去常某家中询问其有何要求,之前对父亲举报一无所知的常某女儿,前两天在父亲亲口确认其电话举报之事后,要求厂长吴某就泄露父亲举报致使自己和母亲被殴打报复而道歉,吴某否认泄漏举报之事,拒不道歉,同时管店镇派出所所长在常某女儿质问下,声称就林场厂长吴某泄漏举报之事,会再向公安局汇报。
截至3月2日到6月15日,难道管店镇派出所连最基本的情况都还没有调查清楚吗?案发当日就证实了的林场厂长吴某泄漏常某举报的情况,都到6月15日了还没有向上级机关汇报?其多次强调去局里开会研究常某妻女的案情,声称明光市公安局对管店镇常某妻女的案件非常重视的所作所为,这是重视?这究竟是重视还是视而不见?或者最终是想隐瞒住什么?
与此同时,6月14日左右,常某遇见了之前举报过的其中一个人,该男子劈头直接质问常某“听说你举报我了?!”现在常某全家人都非常担心自己的人身安全,常某妻子打算和常某离婚,女儿打算和父亲断绝父女关系,实在是不得已才要和常某划清界限,如今全家人打算每天都写一遍遗书,将写遗书日常化、当作日记来写,以免再遭不测。
6月19日,汤某对自己安装在老林场路口电线杆上、在自己住所屋后的两只探头进行了拆除,这两只探头之前一直都在,也可以拍摄到常某家大门口部分画面,包括事发当日的画面,至于警方有没有调查,我们不尽可知。不过,汤某也不会让监控内容大白于天下的,因为那里面有他犯罪的直接证据。
今年四月,新闻报道滁州警队建设现在排名安徽省第一,常某家的情况自此在镇上也早已传开,大家关心的应该不会再是第一,而是我们今后还能不能举报?我们在自己家中到底还有没有人身安全可言?
常某妻子今年66岁,常某67岁,他们均因曾是国有林场最底层的职工,为国家林区事业奋斗了大半辈子,使得自己满手老茧、浑身伤病,都已是年迈老人。林区有多少参天大树都是他们风里来雨里去种下的,当年为了响应国家以及国有林场的计划生育政策,只生养了一个女儿,事发时候母女均躺在医院病床,常某因妻女被暴徒袭击导致青光眼发作,无人服侍,无法住院,只能在家中点眼药水卧床静养,一家三口,分隔两地,各自躺在各自的病床,默默流泪。4月10日,常某女儿无奈向滁州市总工会发去了一封传真求助,名称为“鸡毛信”,请求滁州总工会帮助解决家人遇到的问题,后由明光市总工会同志出面代表总工会做了一些工会力所能及的工作。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