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身老母亲含辛茹苦养大两个孩子 儿子都长大后却因互不养母大打出手

新文阁 2017-09-16 00:01

(原创)民间有句俗语叫“一母可养七儿,七儿难养一母”,说的就是一个母亲无论孩子有多少生活又多么艰辛,都可以把孩子拉扯成人,然而到母亲老了,孩子越多就越容易'...

(原创)民间有句俗语叫“一母可养七儿,七儿难养一母”,说的就是一个母亲无论孩子有多少生活又多么艰辛,都可以把孩子拉扯成人,然而到母亲老了,孩子越多就越容易不孝顺,这里面有一个真实的故事。

张丽中年丧偶,家里条件本来就不好,而且两个儿子要养,小的只有六岁岁大的也只有九岁,丈夫的离开对这个家庭来说是雪上加霜。

为了养活两个儿子天不亮她就起床干活,每天上床鸡都叫了,虽然每天都累的不行,可看着两个个儿子一天天长大她仍然觉得欣慰。

儿子们也很出息去外面赚到钱纷纷回老家娶了老婆成了家。在张丽自己还能劳动时,儿子们每个月只需给老母亲一些生活费,不用亲自去照顾老母亲,老母亲跟儿子们的关系还是挺好的。

后来老母亲因以前劳动过度落下的病一直复发,自己连饭都做不了。两兄弟商量后决定一家轮流照顾母亲一个月。可是当母亲去到他们家后他们才发现老人照顾起来很麻烦,老母亲本来行动就不方便,他们每天要帮老母亲端屎端尿,老母亲现在在他们眼里就是个包袱。

儿子们对她的态度也发生一百八十度的转变,动不动就骂老母亲,而最让老母亲最痛心的是儿子和儿媳们现在都直接叫她老不死。

月底,两兄弟就因谁也不肯把母亲接回家大打出手,后来邻居一个小伙子实在看不下去走到刘萍身边说:“大娘来我家吧。”母亲无奈的跟小伙子走了,回头看看那两只畜生她眼里充满了泪水……

难道养儿子都不孝顺吗?难道都是娶了媳妇就忘了娘吗?他们怎么不想想当初老母亲为了养活他们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

前不久,玩美婚姻团队关注到一个有趣的案件,某地年近六旬的郑女士,因赡养问题,把年过九旬的老母亲诉至法院。

郑女士的母亲有五个子女(其中郑女士同母异父的就有三个),一直以来都是郑女士独立赡养母亲和父亲,可是母亲一直都有不错的养老金,积攒下来高达数十万的存款,可从来一分钱都不给郑女士。郑女士退休以后,面对母亲一涨再涨的敬老院费用,郑女士实在无法负担。因此郑女士向法院起诉,请求母亲重新指定监护人对母亲进行日常生活的照料。

郑女士是否真的不孝?

法院法官经过深入的了解,郑女士对母亲的好确实有目共睹,街坊邻居都有口皆碑。从郑女士写给老太太的一封信,也能体会到郑女士的一片苦心。她在信中写到:“您已96岁高龄,自我父亲从成都回到我身边至今已6年多的时间里,您没有让我和父亲过上一天好日子。在经济上您常年盘剥我,因为我已经退休,自己的养老金不够替您缴纳敬老院的费用,您和父亲的敬老院费用一再上涨,您再不将自己的养老金拿出来,我实在无力担负。刚入敬老院时我父亲能够推着您在敬老院里走上一两圈,而现在父亲已经站立困难,需要有专人护理了。而我每天都去敬老院为您服务,从不间断地照顾您,也得不到您的同情。”

老太太为何“一毛不拔”?

老太太在法院法官耐心询问下,终于告知了她的原因,原来她与郑女士父亲系再婚,且双方之前均有其他子女,自己与郑女士父亲再婚后又有了两个女儿,而后又与郑女士父亲离婚了,郑女士父亲又不肯与自己复婚,老人生怕自己老了无人管,所以才拼命攒钱,打算哪个子女对自己孝顺就把财产留给哪个子女。

老太太的家庭关系复杂程度确实让人感觉头皮发麻,随着现在结婚和离婚的自主程度越来越高,未来这种家庭成员关系构成也许会越来越多,越来越复杂,老太太的这种想法从旁观者角度看确有合理之处。

皆大欢喜的调解结果

经过法官调解,老太太决定将自己的赡养权交给郑女士的妹妹(小女儿),并将所有养老金和存款也都交给小女儿保管和支配,但郑女士必须对老太太尽义务,对其他子女是否尽义务不做强求。郑女士随后从法院撤回了起诉。

看到这里,很多人可能会对其他子女为何不做强求尽义务表示好奇,但可惜因为我们所了解的信息有限,再次不做深度分析,但接下来会着重解答以下两个疑惑,这两个疑惑的解答恰恰会说明子女赡养事务当中的两个关键点:

为何郑女士不再需要强制支付赡养费?

《婚姻法》规定:父母对子女有抚养教育的义务;子女对父母有赡养扶助的义务。

《老年人权益保障法》规定:赡养人应当在经济上供养老年人,保证老年人的基本生活需求。老年人的基本生活水平应当与其家庭成员的平均基本生活水平相当。对无经济收入或者收入低微的单独居住的老年人,赡养人应当按月给付赡养费。赡养人之间可以就履行赡养义务签订协议,并征得老年人同意。老年人也可以要求赡养人作出书面赡养保证。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或者赡养人所在组织监督协议、赡养保证的履行。

郑女士确实对老太太有赡养义务,但从本案实例中可以看出,老太太的经济和生活水平实际上已经高于了原赡养人郑女士,因此,郑女士不再被强制要求向老太太支付赡养费。

未来郑女士对老太太尽义务的重点是什么?

新修订的《老年人权益保障法》第18条明确规定,家庭成员应当关心老年人的精神需求,不得忽视、冷落老年人,与老年人分开居住的家庭成员,应当经常看望或者问候老年人;如赡养人在单位工作的,用人单位应当按照国家有关规定保障赡养人探亲休假的权利。

赡养权移交给小女儿以后,郑女士虽然不需要进行生活和经济上的赡养,但依然需要根据以上条款,对老太太进行精神上的关心和扶助。当然,从以往郑女士对老太太的一贯做法来看,我们相信她一定会做的很好,因为没有沉重的赡养负担以后,郑女士一定能够有更多的时间和精力用来陪伴老太太,给她更多精神上的慰藉。

除了以上两个赡养事务中的重要关键以外,可能读者还会有下面这个疑问?

为什么法官不直接判决?而是进行多次调解?

在这个案例当中,法院法官据说是进行非常多次的调解和劝说的,对于涉及到子女赡养问题的,一般法庭法官都会能调解的就积极调解,这是因为父母与子女之间的关系,是与生俱来的血缘关系,本来很多时候都只是气头上的事情,彼此对对方的容忍度都是很高的。另外,通过调解而不是通过判决往往会给双方的感情修复留下一些余地,而不至于让人感觉过于生硬或者强制。再者,法院调解后撤诉,对于社会的影响要更加积极一些,这也是所有人都希望看到的结果。因此,根据玩美婚姻团队的实际观察和统计,对于绝大多数涉及到赡养问题的起诉,法院法官都会更加积极的去促成调解。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