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乔传第16-20集剧情 楚乔传电视剧最新剧情介绍大结局

桃子酱 2017-06-20 15:08

《楚乔传》结局剧透电视剧中的楚乔是名门望族,而楚乔的母亲则是寒山盟盟主洛河。当楚乔的母亲一边回头跟她说着话一边要来到的样子,而且楚乔悲哀的喊着&l'...

《楚乔传》结局剧透

电视剧中的楚乔是名门望族,而楚乔的母亲则是寒山盟盟主洛河。当楚乔的母亲一边回头跟她说着话一边要来到的样子,而且楚乔悲哀的喊着“娘”,由此推断是家庭发作了巨大变故。再起初,楚乔辗转漂泊到了荆家,荆父给她起名为荆小六,而她一身高强内功则是由一个白衣人教授的。

萧策是南梁太子,后登基为皇上。表面放荡不羁,实则头脑精明。自认对楚乔之爱比不上宇文玥,愿放手成人之美,他喜欢楚乔却一直没告诉楚乔,默默守护楚乔。在楚乔眼中萧策是她最好的挚友,后来国内政乱被自己的母亲杀死。

燕洵结局曝光

燕洵结局并没有死,燕洵从小入京为世子,目睹了父亲及家人被大夏皇上害死的场面,立誓要报仇。为了自己的利益不择手段,牺牲自己的亲人、爱人、老师、朋友、盟友也在所不惜。燕洵当初如果听了楚乔的话,他们两个仍然在一起,燕洵还是可以当上皇帝的,天下和楚乔可以兼得。最后大结局燕洵反复问自己是不是后悔了,其实他真的后悔了,最后燕洵和楚乔分道扬镳。

楚乔最后和他在一起,还生了三个孩子

赵丽颖饰演的楚乔为自己信仰为之奋斗最开始是和燕洵在一起的,但是燕洵后来为了权利可以出卖自己的一切,最后楚乔伤心投入到了宇文玥的怀抱,结局就是二人放弃了权利的斗争,隐居生活在一起了,生了三个孩子。

楚乔传第16-20集剧情:宇文玥将大梁谍者一网打尽

大梁谍纸迟迟没有离开长安,他们必然是要搅起一番腥风血雨。若要伤及大魏根本,必然得挑拨大魏和燕北的关系,两者一旦反目,大魏不攻自破。月七和月卫明察暗访,将长安翻了个底朝天,仍然找不到大梁谍者访琴和桃叶姬的落脚之处,宇文玥很是头疼。宇文灼思量一番,决定让楚乔出师:一来楚乔是生面孔,不容易暴露行踪;二来考验楚乔的能力,如果她并无谍者潜质就弃之,这对青山院并无损失。宇文灼的提议看似天衣无缝,宇文玥心里却惴惴不安,碍于祖父颜面,他只得硬着头皮答应。月七同样担心楚乔的安危,宇文玥叮嘱月七暗中帮衬着,月七心领神会。密室之外,楚乔静静等候着宇文玥的命令,宇文玥让她去跟踪访琴和桃叶姬,窃听消息。只要楚乔圆满完成任务,她就能接受暗杀训练。楚乔精神大振,她带着谍者楼特制的窃听神器出师。

彼时,大梁谍者探听到新的消息,燕世城派了燕北顶尖女高手仲羽来长安,明着是护卫燕洵的安全,实则暗助燕洵逃回燕北。仲羽尚未露面,她整日奔走黑市购买兵器,还四处打听左宝仓的下落。访琴洞悉仲羽的意图,宇文玥的高压打击让她喘不过气来,是时候绝地反击了。访琴想出了一个一石二鸟的计策,誓要在左宝仓的兵器铺里将楚乔和仲羽一网打尽。兵器铺中,英气不凡的女子便是燕北第一女高手仲羽,她亮出自己的身份,开门见山地说要购买兵器,豪气地掷出一袋金锭,刀枪剑戟准备五十套。仲羽尚未踏出兵器铺,桃叶姬径直闯了进去,二话不说拔刀向仲羽刺去;楚乔闻声而动,却被访琴出手阻拦;月七欲搭救楚乔,隠心暗中偷袭,月七不敌受了重伤,幸好宇文玥及时搭救。左宝仓故意将众人引入密室,趁着宇文玥不备,桃叶姬启动机关,数千斤的断龙石落下,楚乔和宇文玥被困死在密室中。

仲羽趁乱离去,桃叶姬和访琴的计谋大功告成,两人一把大伙烧了左宝仓的兵器铺,得意洋洋地离去。月七匆忙回青山院搬救兵,谍者们悉数出动。密室之中,左宝仓苦中作乐,他打趣宇文玥和楚乔是小情侣,楚乔出言争辩。左宝仓根本不信楚乔的话,楚乔手中的残虹剑和宇文玥手中的破月剑是情侣剑,两人皆是谍者天眼的谍者。闲话休说,左宝仓带着楚乔和宇文玥沿着密道行进,楚乔脚底一滑,宇文玥拦腰将她抱住,两人一言一行暧昧不止。

访琴和桃叶姬暗中潜入极乐阁,宇文席一眼看到了访琴腰间的玉佩,识破访琴大梁公主的身份。明人不说暗话,访琴故意说起宇文玥死去的母亲,暗示宇文席乖乖配合大梁谍者。宇文席吓得神志不清,他嘟囔说自己会安心做一个废人。桃叶姬和访琴前脚离去,宇文怀后脚跟来,宇文席落寞地告诉他:以后红山院的事情他都放手了。破月剑乃是宇文家嫡系子孙、谍者天眼掌门人的佩剑,左宝仓调侃宇文玥是个多情种子,宇文玥不与他多费唇舌。左宝仓踏实地睡起觉来,密室弯弯绕绕,很容易迷路,宇文玥和楚乔不敢轻举妄动,只得静观其变。

楚乔和宇文玥被困密室,密室中没有食物和没有水源,左宝仓却能呼呼大睡,两人虽心有疑虑也只得耐心等待来人搭救。这厢,青山院的谍者发现左宝仓的兵器铺着火,慌里慌张地救火;那厢,宇文玥身受重创,陷入昏迷,发起了高烧,楚乔担心不已。

红山院,宇文怀独立深庭之中,却来了个不速之客,那人便是大梁谍者、乐师访琴。宇文怀开门见山地质问访琴的身份,访琴避而不谈自己的身份,只言自己是来救宇文席,他多年为大梁所用,是时候该找接班人了。宇文怀心领神会,没有好处的事情他可不会白费力气。访琴淡然一笑,宇文席已将红山院的大权悉数交给他,他才是生杀予夺的掌权人。两人交谈之际,月卫匆匆将红山院围住,访琴作势要杀出去,宇文怀却领着她从密道离开。

阴暗密室,宇文玥寒疾复发体温不断流失,楚乔就地取材支起火堆,为宇文玥保持体温。消失片刻的左宝仓不知从哪里窜出来,他拎着酒和食物,惹得楚乔疑心大起。左宝仓不管不顾,一个劲地与楚乔搭腔,楚乔烦不胜烦,让他闭上嘴巴。左宝仓变本加厉,他绘声绘色地说道着自己的老本行,说道着宇文玥的寒疾,楚乔这才缓和了面色。

楚乔恳请左宝仓帮宇文玥诊脉,左宝仓虚指一探,无意中瞥见楚乔脖子上的青斑和腰间的配饰,他对楚乔的身份产生怀疑。楚乔想从左宝仓口中打探些虚实,左宝仓不肯吃亏,让楚乔拿腰间的木珠配饰做抵押。左宝仓十分急切地想拿到木珠,楚乔警铃大作,她不肯将木珠交给左宝仓,左宝仓顾左右而言他,趁机试探楚乔和风云令主洛河的关系,楚乔一头雾水。左宝仓穷追不舍,誓要问出风云令的下落,楚乔谎称风云令被十二人杰抢走了,还大言不惭地说那是女谍者洛河所为。楚乔前言不搭后语,左宝仓这才意识到自己上当受骗,他恨得牙痒痒。折腾一番毫无所获,左宝仓像泄气的皮球瘫倒在地,楚乔承诺一旦自己恢复记忆,定会回报左宝仓。左宝仓眼前一亮,他是治疗失忆症的个中好手,治疗楚乔的失忆自然不在话下。

燕洵和元淳对坐畅饮,淳儿公主再三央求燕洵留在长安,燕洵佯装喝醉,惹得公主捶胸顿足。元淳和燕洵在皇宫禁苑闹作一团,这一幕正好让贵妃娘娘撞见。贵妃大动肝火,她将燕洵冷嘲热讽一番,提点燕洵注意自己的身份。燕洵心领神会,他对元淳并无半点逾越之情,只得悻悻离去。元淳气愤地指责母亲伤了燕洵的心,贵妃哭笑不得,她对元淳循循善诱:元淳身为皇家公主,她的婚姻大事不是儿戏,不是她的一厢情愿可以左右的。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