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好一起给三百万的豪车做鉴定 车行却爽约了

博弈君 2018-02-12 01:14

自动播放开关 自动播放 1818黄金眼-“永星”买的宾利 还是没去“鉴定”'...

自动播放开关 自动播放

1818黄金眼-“永星”买的宾利 还是没去“鉴定”

正在加载...

< >

最近,我们关注了金华义乌一家“永星名车行”。去年9月份,杭州的楼老板在那里买了辆全新宾利GT跑车,花了三百多万,提车后发现不少问题,怀疑买到了二手车。记者介入后,双方约定这周四一起到杭州做鉴定。

【新闻回顾】

开始发现问题,没当回事

楼老板:“三百十几万,弄好当时提车的时候,就发现钥匙有很深的划痕,车钥匙也比较旧,我提车时当时也提过。”

楼老板做建筑投资生意。这款宾利跑车外黑内蓝的配色,让他挺满意的,经朋友介绍,在义乌汽车城里的一家“永星名车行”,买下这款平行进口版本。楼老板说,平行进口车与国内版本的最大区别,就是无法享受4S店质保,现在想想有点后悔。

楼老板:“开了几天之后,发现空调出风口,有被锐物刺伤的痕迹,包括尾翼,也不是正常工作的,后面也没有当回事,也是因为忙。”

上牌时发现更多问题

楼老板说,介绍他买车的朋友,在义乌商界有一定名气,出于信任,当时买车没还价,提车也没有找专业人员验车。直到上个月安装车牌时,维修厂的师傅提到了更多问题。

楼老板:“上牌需要工具,维修厂的朋友帮我拧,然后顺便帮我看下,帮我看看是不是二手车,然后发动机盖打开后,发现左侧和前侧,有一排螺丝是动过的。”

事故车修理厂 技工:“前保险杠拆过,大灯缝隙不对,前中网做过油漆,还有发动机缺钢(记者:怎么判断是有问题?)螺丝都毛掉了(记者:就是拧过了)对,拧过。”

对方答应了30号做鉴定,却不见人影

部件有没有拆解过,又是否重新做过漆,记者没法下判断,但现场可以看到的是,左右大灯与灯框的密封距离差异明显。楼老板说,1月29号他联系上义乌“永星名车行”的负责人孙总,对方答应30号来杭州,一起找第三方做鉴定,可到了时间却不见人影。

楼老板:“我就跟他讲,这个车是不是二手车,他说这个车子是不会有问题的,他说是他的问题,他肯定会负责的,我有录音的,证明他前面车子也是有问题的,问题是我那时候没有放在心上。”

“永星名车行”:车子主要以外观为主

“永星名车行”:“国外的二手车也好,一手车也好,天津港那边有报关员的,我又不是从国外发过来,你让我一定说,车子怎么样,我不敢说的。车子主要以外观为主的,报关港口也是的(发动机舱有没有动过,你总要看过的吧,我不会讹你的?)你这么大老板,我知道你不会讹的,包括人也有魄力的,做人都没问题的,我都知道的。”

楼老板说,买车时,对方说过这辆车是17年8月的新车,可登记上牌时才知道,车子的出厂日期是16年11月份,加上后面商家的说法做法,让他更加确信这是一辆问题车。

楼老板:“现在这个车,我是不敢开了,我是想他过来,双方共同做一个认证,从30号之后,也没有来联系我,也没有任何电话,我希望在媒体的关注下,约他,一起去做个鉴定认证,如果车子没有问题,所有费用我来承担。”

负责人孙先生:年底抽不开身,但会履约

来到义乌“永星名车行”,同样姓孙的一位负责人表示,30号当天,他们的确爽了约,但也是因为年底忙抽不开身、既然答应楼老板去做检测,那就肯定会履约。

义乌“永星名车行”负责人 孙先生:“我们这边款车的进货渠道是什么,进货的渠道,完全不是我在负责的,进货的由专门进货的人,(也是我们永星车行的吗?)对对,我是负责售后按揭这一块,他是负责进货渠道,在进货渠道的过程当中,我都全程参与了,过问了这个事情,一:验车时候,都验车的吗,验车的时候,车子是OK,没有任何喷擦,更换,没有,包括漆面,都没有。第二:到了这里,我们的接车员,验车,没有任何问题,第三个问题,售后装潢部…”

双方约定下周四去检测

孙先生列举了不少环节,证明提车、交车时,车辆都没有问题。对于车辆出厂年限的问题,孙先生解释,作为平行进口车销售,车辆出厂后的一年进入国内,都算是正常。楼老板猜想,虽然这辆车在国内没有上牌,但不保证在国外没有出过问题。记者提议,可以再次敲定个时间去做鉴定,1818黄金眼也来做个见证,双方现场表示认同。

义乌“永星名车行”负责人 孙先生:“我随时都可以的,(不要说随时)那他定时间也可以,(可以,那就周四,下周四,下周四可以吗?)我只要坚定机构有权威的,公正公平。”

车行负责人说要私下解决?

周四上午,记者联系了楼老板,说是没来杭州,车行负责人孙总这两天都在积极和他联系,说是要私下解决,但仍然没有达成一致,具体协商的内容,对方要求不能透露,同时,如果找第三方机构鉴定,相关部件一旦拆解就无法复原,所以要先向法院起诉。

楼老板:“检测的效力的问题,还是得法院出具,所以今天肯定不能把鉴定结果弄出来,也不能自己去找鉴定委托单位。 ”

孙总:委托律师弄了

“永星名车行”负责人 孙总:“有些事情我们委托律师在弄了(记者:楼先生说,昨天包括前天,你们私下想解决?)也不是我们想私下协商解决,他也通过我们朋友那边,协商过,聊聊天,你稍微等一下,我等下给你回过来,电话进来(记者:大概多久?)五分钟,好吧。”

记者等了半个小时左右,孙总没有回电,再次拨通,一直无人应答。

产品质量检查研究院:向监管部门反映

或直接走法律程序

记者咨询了宁波市产品质量监督检验研究院,工作人员给出的建议是,向市场监管部门反映,或是直接走法律程序。因为汽车作为商品,如果出了问题,的确属于质量范畴,但在具体商品部件的检验上,并没有相关明确标准规范,还是得专业领域的工作人员给出建议,再由法院作出判定。

宁波市产品质量监督检验研究院 工作人员:“比如法院指定一个指定机构,比如我们受理了,我就找专家库里找想也类型的专家组,成了一个临时的专家小组,然后对这个事情进行调查,鉴定,这个专家组得知的结论,在法律上是有法定地位的,是可以作为法官判定的依据。”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