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了别人递过来的啤酒 男子一夜输掉20万

博弈君 2018-01-13 23:47

喝了一酒被人拉上赌桌,不停地输钱却欲罢不能,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这听起来让人脊背发凉的假设,可不是段子而是真实的存在金华苗木商严某喝了衢州人吴某的一啤'...

喝了一甁酒被人拉上赌桌,不停地输钱却欲罢不能,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这听起来让人脊背发凉的假设,可不是段子而是真实的存在——

金华苗木商严某喝了衢州人吴某的一甁啤酒后,一夜输掉20万元。原来这瓶啤酒被下了“赌博粉”。

日前,主犯吴某被衢州市衢江法院以诈骗罪处以有期徒刑十年二个月,并处罚金250000元。

假扮大客户,钓上知名苗木商

34岁的衢州人吴某本是一农民,当过包工头曾经有钱过,可如今没钱了。但他说“不想过一天苦日子”,于是歪脑筋动了起来——

去年,他从狐朋狗友那里弄到了赌博粉,朋友告诉他赌博粉能让对方不停输钱。吴某如获至宝,他决定用通过“赌博粉”让一些有钱的商人倒在赌桌上。

吴某在网上“搜寻猎物”,首先进入视线的就是28岁的严某,他是金华市一名小有名气的苗木种植经销商——吴某将严某视为一条可以钓的大鱼。

吴某印了一张名片,名片上写着自己是衢州某工程公司的老总,并自称“刘总”。

2016年4月10日下午1时许,“刘总”开车突然造访严某的苗木种植基地。

客商上门,严某热情招待,开车带“刘总”来到苗木种植基地。

严某开的车是高档车,苗木基地又很大,吴某更是有信心“好好捞他一笔”。

“刘总”看了种植基地后表示这些苗木长得都很不错,期间他还拿出了手机拍了不少苗木的照片,说是带回去让大家看看参考参考。

第二天下午,“刘总”再次来到严某的门店,一下子要买90多万元的苗木。面对大单,严某喜上眉梢。

“刘总”请严某到衢州看看他承包的工地,严某欣然同意。

当天下午,“刘总”坐上严某的高档轿车从金华开往衢州,满心欢喜的严某没想到一个陷阱正在等待他。

喝下一甁啤酒后,他一夜输了20万

到衢州后,“刘总”带着严某去“自己的工地去转了一圈”,

“刘总”指着工地煞有介事地告诉严某,这里要种什么树,那里要种什么树,还专门让“手下的水电工”沈某陪严某在工地上转了一圈。事实上,所谓的沈某姓刘,只是吴某诈骗团伙里的一员。

到了吃晚饭的时候了,“刘总”将严某带到一家饭店,在二楼要了一个包厢,在包厢里有做水电的沈某,还有当地的“村主任”张某,很显然这也是一个托,张主任其实姓程,也是当地的一个农民。

话题依旧是购买90万苗木的问题,严某很享受这个话题,兴致很高。

几人轮番劝酒下,严某喝了一甁啤酒。虽然只喝了一甁啤酒,但他很快就觉得醉意上头——脸很红,走路有点晃,特别爱说话,好像不能自控。

原因自然很简单,这杯啤酒很“有料”——里面放了具有麻醉作用的“赌博粉”。

眼看药力发作,吴某知道,大鱼快上钩了。

严某有些兴奋迷糊,在吴某的怂恿下开始玩扑克赌博游戏“牛牛”。

玩了一会儿,严某身上的几千元现金全输光了,但他不服,说拿POS机来刷卡套点钱出来玩。

吴某笑眯了眼,马上打电话放贷老板傅某,让他带上POS机并吩咐多带点现金赶到茶楼,不久,傅某来了,拿出了POS机。

这时,吴某建议接下来玩大一点,严某没有反对,但不知道为什么,严某总是包输不赢,没过多久1万元钱就输完了。

在药力作用下,严某要求刷卡再来,可刷出来的现金又输掉了,傅某身上带来的五六万元现金全被严某刷光了。

就这样,严某输了就刷卡套现,套出来又输了,输了又套,有时套出的现金他连数都没数就拿来压赌了。周而复始,严某总共刷卡套现11次,输掉了20万元。

“牛牛”一直玩到第二天凌晨2点,严某卡里的钱也都输完了,“游戏”结束。

当晚回到酒店,严某彻夜不眠,越想越不对劲于是报警。

吴某、程某、刘某及提供刷卡服务的傅某随后落入法网。

新闻延伸

赌博粉是当下新型用于赌博欺诈他人的工具。

“赌博粉”原本流行于境外一些赌场,又叫“杀猪粉”“打牌药”。近年来开始在我国出现,成为一种用于赌博欺诈他人的新型工具。

赌博粉通过刺激人体神经,使人兴奋感到近于狂妄自大的自信力量,越赌越想赌,越输越赌,让人放松警惕性,任人出千也没感觉。

犯罪分子通常会将“赌博粉”混入茶水、酒水或饮料中,短期服用不会有不适。

举报本文 +10 +10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