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费不退旧衣服凑共享租衣“多啦衣梦”陷困局

失我所失 1/2゜ 2017-12-06 15:01

从去年开始使用共享租衣软件“多啦衣梦”的大三女生小蒋不久前发现,App出现异常、无法正常使用。更让她担心的是交了2688元会费,也退不了。在一个“多啦'...

从去年开始使用共享租衣软件“多啦衣梦”的大三女生小蒋不久前发现,App出现异常、无法正常使用。更让她担心的是交了2688元会费,也退不了。

在一个“多啦衣梦”用户的群中,60多人经历相似,在App无法使用后,平台给出一种选择:退钱不行,会员费可以兑换双倍价值购衣券。一位会员兑换衣服后却发现,收到6件全是旧衣服,且尺码不合,只有一件勉强能穿。

一名公司员工向成都商报记者,“公司已经资不抵债”“成都公司只剩两人”。稍早时候,公司CEO梁亮在短信中告诉,“在转型升级”。

小蒋是四川建筑职业学院的一名大三学生,最近天气寒冷,她想通过“多啦衣梦”租衣服时,发现App出现异常,无法正常使用。更让她担心的是,她之前交了2688元会费,会员有效期是2019年9月3日。

2015年6月,小将到成都找同学耍,在校园内看到“多啦衣梦”搞宣传推广,觉得“共享租衣”新颖,于是尝试。“当时感觉还可以,非常好用,去年双十一办了会员。”小蒋介绍,缴纳2688元/年会费,可送一年半的会员服务。

今年9月13日,小蒋收到“多啦衣梦”的通知,“因公司洗涤中心所在园区受到检查影响无法正常运营。”通知中称,从9月14日起,将暂停发货,会员费可兑换双倍价值购衣券。

接到通知,一些即将到期的会员选择兑换购衣券,小蒋则选择等待。和小蒋一样选择等待的还有来自浙江杭州的郭女士,她也是该公司会员,会员有效期是2019年6月17日。

10月底,郭女士发现,曾与自己联系的“多啦衣梦”工作人员正重新找工作。询问后,对方私下告诉她“公司快倒闭了,员工开始重新找工作。”随后,陆续有客户得知消息后开始进行。

小蒋提供的一份与“多啦衣梦”客服“薇薇”聊天记录中,对方称“现在公司已申请破产,交给律师在受理了”“我也希望能你(客户)能够一些损失。”

按照“薇薇”提供的信息:“押金以实际缴纳的为准,剩余的服务费以系统记录的实际扣费为准(赠送部分不支持兑换)。”用剩余的服务费换购衣服标准为:夏装50元一件,秋装100元一件,冬装150元一件,款型尺码随机。在多方投诉没有结果的情况下,郭女士用剩余的会员费换了6件衣服“都是客服随机发货,3件春装,3件冬装,全是旧衣服,而且尺码不合,只有一件勉强能穿。”

在一个“多啦衣梦”群中,有60多人有这样的经历。问题集中在App无法加载、租金无法退回的情况,面对用户的退钱要求,“多啦衣梦”回应:要钱没有,用衣服来抵。多数人选择用旧衣服来抵,但对此都不满意。

成都商报记者了解到,“多啦衣梦”和共享单车一样采取押金方式,但它与共享单车有所区别,还附带了会员。用户下载“多啦衣梦”App后,需每月缴纳299元,同时用户还可选择充值成为会员,从而享用该平台提供的服务。用户给账户充完值后,可在平台上选择3件衣服,且一个月内可无限次换衣服,只要总数不超过三件。用户租过的衣服如要寄回商家,会有顺丰上门收取,用户不需要出运费。回收后的衣服,“多啦衣梦”会交给洗衣厂清洗干净并再次转租。

11月29日,成都商报记者尝试从苹果的Appstore中下载“多啦衣梦”,但已找不到这款应用;用系统的手机还能下载,但无法顺利登陆。“多啦衣梦”的微信最后一条更新于今年8月17日,微博的最后一条更新为9月2日,账号主体均为成都必酷科技有限公司(简称:成都必酷科技),在微博其下方,评论区有不少类似“难道要跑吗”之类的留言。通过微信联系客服,已处于自动回复模式。

“多啦衣梦”的运营公司信息显示:成都必酷科技成立于2015年1月,是位于成都的一家高科技企业,注册资本1315.79万元人民币。经营范围为软件开发;设计、销售电子产品;饰物装饰设计服务、时装设计服务;服装鞋帽、饰品的生产、洗涤、租赁和销售,公司类型为自然人投资或控股。

据公开报道,截至2016年底多啦衣梦有6万付费用户,从2015年创业至今获得两轮投资,第一轮是在去年3月份,获得4800万元A轮融资;第二轮是在今年3月份获得1200万美元A+轮融资,由君联资本领投,拉夏贝尔跟投。获得1200万美元A+轮融资后,关联人在杭州成立4家公司,“多啦衣梦”总部也从成都搬到杭州。

成都商报记者拨打“多啦衣梦”客服电话,语音提示:对不起,无此业务号码。“公司确实经营,很多员工在9月份就离职了,留下一些留守的。”记者以客户的身份致电“多啦衣梦”曾经员工王女士,她介绍称,自己在今年9月底离职,9月份时很多顾客得到消息,可以用会员费兑换衣服。

“我们成都公司现在只剩两个人。”一名自称姓冷的员工介绍称,衣服和会费已无法退了。“公司一直都没有盈利,没有赚到钱,欠债太多,已经资不抵债。”冷女士介绍。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曾联系“多啦衣梦”的创始人、CEO梁亮,对方在短信中这样写道:“在做转型升级,过段时间调整好了再给大家公布。”此后,成都商报记者多次电话和短信联系梁亮,但截至发稿,梁亮没有进行回应。?

暴风集团公告自己要拿未来五年的会员费作为信托融资的抵押物。近一年来市值缩水近300亿元的暴风集团也开始出现资金链问题。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铸铁地轨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