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市国医堂医院雇佣医托坑骗患者涉嫌诈骗一切都在演戏

博弈君 2018-02-11 21:31

阅读提示:针对此事,记者第一时间拨打0371—56789120联系到郑州国医堂医院,王正欣主任每天上午在医院骨科坐诊。接电话的工作人员称,...阅读提示:针对此'...

阅读提示:针对此事,记者第一时间拨打0371—56789120联系到郑州国医堂医院,王正欣主任每天上午在医院骨科坐诊。接电话的工作人员称,...

阅读提示:针对此事,记者第一时间拨打0371—56789120联系到郑州国医堂医院,“王正欣主任每天上午在医院骨科坐诊。”接电话的工作人员称,但当记者表明身份问到关于李女士所投诉的发票和收费单问题时,对方却直接挂断了电话。之后记者再打该电话均无法接通。京华时报讯(记者张淑玲)今年60岁的北京人肖某在朝阳北苑地区开了一家北京奥东中康医院,因嫌医院中医诊室病人太少,肖某将该诊室承包给清洁工彭某。彭某雇佣多名医托,从大医院拉病人前来看病并收费。昨日,因涉嫌诈骗,肖某、彭某及医托彭某某等10人在朝阳法院受审。郑州市国医堂医院的医托更是猖狂,这个医院的依托遍布郑州各大医院。这个投诉是一个案例。根据中国法律国医堂的老板及医托及医生护士都应该被判刑。涉嫌诈骗。2016年6月2日,上午九点多左右,我和舍友小q在郑大附属医院,挂了妇科一个张冬雅副教授的号,在二楼等待主治医生叫我进去的时候。因为我挂的是12号,前面还有六个病人。这时候,一个30多岁的阿姨,看到我手中挂号的单子,说:“你怎么挂张冬雅医生的号?她是专门看怀孕症状的,你一个小姑娘,你是哪里不正常?”我说:“月经不调,月经来的太频繁了,我以为应该挂妇科。”阿姨说:“那你不应该挂她的号,而且,月经不调,你来大医院看,肯定是让你做个检查然后给你拿点西药吃,要费不少钱。这西药也不根治,只是暂时止住你的血。我女儿17岁,曾经也和你一样,我也带她来这医院检查,可是没有用。后来,我就带她去郑州国医堂医院,那里有个毛主任,她给我女儿看的病,用中药调理的,现在已经一年了,没有复发。你可以去那个医院看看,你到那里,也是让你先做个抽血检查等,也就花个3、4百。”在这个阿姨说话的时候,旁边来个大姐姐,她说:“我也是月经不调,一个月来了两次,你说的那个医院叫什么名字?”阿姨又强调了一遍那个医院的名字,以及毛主任这个人。让我们一定要找毛主任。我顺便也拿笔打算记在挂号的单子上,那个阿姨说:“你等下要去退号,别在这上面写。”本来我和舍友没有想到要退号去国医堂医院,被她这么一说,便想不如就退号去那个医院,反正我挂的张东雅医生,她说不适合我看。接着那个大姐姐便领着我和舍友去退号。然后领着我们坐35路到那个医院。当时我也有点怀疑,既然这个大姐姐原本不知道这个医院,怎么会在出了附属医院后就知道这个医院的地址?到达郑州国学堂医院后,先用5块钱挂号,一个穿着护士服的姐姐领着我们三个到旁边的椅子让坐着,说:“现在毛主任在二楼看病,楼上还有几个病人,你们先在一楼这里坐着。”然后,我们在那里坐的时候,那里已经有了一个大姐姐2(又一个),她问我们是不是也是月经不调?我说是。她说她也是,而且去了省医院和郑大附属医院都没有用。然后又假装问:“她(第一个大姐姐)是你们姐姐吗?”我说:“不是,我们在医院看病碰到一起来的。”这时第二个大姐姐起身说要出去买杯水。过了一会,一个穿护士服的姐姐领我们上了二楼,到了二楼毛主任办公室的外面的座椅等待。我居然看到那个说要出去买水的大姐姐就坐在那里,而且就没有水在她旁边。而且这时候,第一个大姐姐,我就没有发现她,她没有跟着我们让二楼。这时屋里出来一个姐姐让我们进去看病,我想第二个大姐姐先来的,让她先进去。结果她就坐在那里不动,好像是让我先进去看病。我就没想那么多就进去了。毛主任从始至终一直戴着口罩,好像是怕人认出来。我把我在学校照的b超单给她,她瞄了一眼就说我的盆腔积液太多,有炎症。让我做个抽血检查和彩超。然后就让一个姐姐领着我去做检查。出来的时候,就没有再见到第二个大姐姐。这个姐姐先领着我去一楼交钱,交了485元,然后就领着我去二楼抽血。抽血结束后,就让我去吃饭,然后憋尿做彩超。做彩超的我就感觉不对劲,就只有一个医生。因为我之前做过两次b超,都是两个医生,一个医生用仪器检测我的腹部,一个医生在旁边做记录。可是这只有一个医生,而且还没有做记录。她检测的部位也和我以前检查的有偏差。做完彩超后,我就到毛主任的办公室,接着彩超单就出来了,她没有让我看。然后说:“你的盆腔积液太多,炎症厉害,我先给你做个消炎的。”我还没理解是什么意思,她就让一个姐姐带着我去一楼交钱,交了300元,然后领着我去二楼。一个不知道是不是医生的姐姐,把一个类似于半圆的东西放在我的腹部,我就在那个床上躺了半个小时,我问那个姐姐,这是干嘛的?她说是给我的腹部消炎的。在我躺在那个床上的时候,旁边的床上来个病人,貌似是刚做完手术。因为中间隔了布,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手术后躺在那里,只是听见毛主任一直不停地说:“婷婷,你要保持清醒,别睡,你刚做完手术,给你打的麻醉,不能睡。要清醒。”然后吩咐一个人,让她和婷婷说话,不要让婷婷睡觉。我不知道这个婷婷是不是托,我感觉应该是,那个医院根本就没有就有做手术的条件,怎么会做手术?而且为什么把她和我分在同一个房间。我走的时候特意看了一眼那个叫婷婷的,只是她用被子蒙着头,没有看见。接着又去毛主任的办公室,她给我开了两盒药,说:“先给你止血,你的激素检查结果还没出来,不确定能不能用中药调理,过两天,等结果出来了,我给你打电话。”然后让人领着我去一楼交钱拿药。奇怪的是,这次出来的时候,居然就见到第二个大姐姐,还是坐在那个位置。然而第一个大姐姐,我就没有再见过她。这次又交了96元。相关新闻:郑州国医堂医院医托横行乱收费频遭投诉 医院拒回应大河健康网讯(记者:李晓龙)7月5日,大河健康网热线0371—65795966记者接到患者李女士的投诉,称郑州国医堂医院医托横行,乱收费不给发票,门诊收费单日期不符。据李女士描述,7月4日,她带父亲到河南中医一附院骨科看病,在等叫号的过程中,旁边一个中年女士对她说,郑州国医堂有一个专家“王正欣”大夫,看骨科特别好,她的腰间盘突出就是在那里看好的。“这时另一位陌生女士也凑过来,推荐这个王大夫,我看我爸腰疼的厉害,心里着急,就去了这两个陌生女士推荐的位于郑汴路货栈北街交叉口的郑州国医堂医院。”李女士带着父亲当即便去了郑州国医堂医院。“那个王大夫也没让拍片子,说这是老毛病犯了,就开了药,特别贵。”李女士回忆道,“当时我没带那么多钱,就只拿了10天的药,1798元,是微信转账的。”拿完药之后的李女士越想越不对劲,“冷静后感觉自己被骗了,就上网去找“王正欣”的资料,什么也没找到,却看到了很多被骗的患者经历。我就直接返医院要发票,医院说没有,只给了我一个门诊收费单,而且上面的日期竟然是5月9号的”。图1:郑州国医堂医院为李女士的父亲所开的10天中药图2:李女士提供的微信转账截图及收费单据“那两个女士就是医托,10天的药那么贵,也不给发票,正规医院哪有微信收费的?”李女士质疑道。针对此事,大河健康网记者第一时间拨打0371—56789120联系到郑州国医堂医院,“王正欣主任每天上午在医院骨科坐诊。”接电话的工作人员称,但当记者表明身份问到关于李女士所投诉的发票和收费单问题时,对方却直接挂断了电话。之后记者再打该电话均无法接通。大河健康网将继续关注。如果您在就医过程中遇到类似情况,请与热线0371—65795966联系,记者将及时予以关注。相关阅读:近年来,郑州国医堂医院因夸大宣传、伪造专家、违规收费、医托横行等问题频遭网友投诉。早在2012年,郑州国医堂就因伪造“资深专家教授”、夸大宣传遭众多媒体曝光。2013年至2014年,多位患者联名投诉郑州国医堂医院,治疗尖锐湿疣一周花费高达3万元。2015年6月11日,刘女士投诉:她带着女儿到省人民医院排队看病,被两个医托忽悠到郑州国医堂医院,一会儿工夫刷卡2000多,医托也假装和刘女士女儿一起做了彩超,彩超结果都一模一样,医院见事情败露,主动退钱给刘女士。2015年11月5日,黄女士投诉:患肺癌的父亲到省肿瘤医院检查时,被两个医托骗去郑州国医堂医院找王正欣老中医,把了脉看了片子后开了一兜药,花了9165块钱,在黄女士的强烈要求下才开了收据。后来发现上当的黄女士到医院哭着要求退钱,医院退了一部分。黄女士称“他们医院有好多医托在省肿瘤医院,很多患者都是被骗去的。”2016年4月7日,鹤壁患者韩先生投诉:因为患了皮肤病,被医托骗去郑州国医堂医院,开了两种药,花了2000多,因为没带那么多钱,医院还让他打了欠条。2016年5月26日,王先生投诉:郑州国医堂医院承诺股骨头坏死患者“超过四个疗程不愈者,我们将免费治疗,直到彻底康复为止。”王先生花费15000元治疗四个疗程后,医院仍以30%的费用继续收费,且没有任何收据,王先生认为医院的行为属于虚假宣传欺骗患者。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