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张张冠李戴的造假配图

博弈君 2018-02-11 13:03

又一张张冠李戴的造假配图 日前,有网友在微信群发了如下一张图片,并且特别标注“有心人拍照老人作为纪念”。 根据我的经验,我深表怀疑。 网上搜索,查到了'...

又一张张冠李戴的造假配图

日前,有网友在微信群发了如下一张图片,并且特别标注“有心人拍照老人作为纪念”。

根据我的经验,我深表怀疑。

网上搜索,查到了关于叶企孙的一些相关照片如下。

左起:叶企孙,潘光旦,张奚若,张子高,陈毅,周培源,吴晗

1962年时的叶企孙,这也是叶企孙毕生少有的一张含笑的照片

1995年4月30日,著名科学家施嘉炀和叶企孙的弟子王淦昌(左),在清华大学为新落成的叶企孙铜像揭幕

李政道等出席叶企孙先生诞辰110周年纪念大会。

同时,搜索到被“指鹿为马”的乞讨老人图片的真实出处和相关的新闻报道(见附件):

现在需要大家思考的是:为什么那张没有出处的图片的制作者要如此造假配图并且还要特别标注“有心人拍照老人作为纪念”?在这读图时代,我们应该如何看待“有图有真相”这一说法?……

【附件】

103岁老人街头乞讨 网友力讨:五个子女养不好一老人

发布时间:2015-06-1019:43:31|来源:中国青年网|作者:佚名|责任编辑:蒲怡然

6月9日上午,记者在郑州金水区纬五路第一小学门口见到一位乞讨老人。老人拿出身份证,称其叫耿生茂,1912年12月30日出生,今年103岁,老家商丘民权县人和镇龙虎寺西村,现在家中没有亲人。希望相关部门尽早解决这位老人的晚年生活问题。

事情一经报道,立刻引起了社会各界广泛关注。今天(6月10)上午,大河报记者获悉最新消息,网上热传的103岁流浪老人,已和家人见面。老人家里有两个女儿,三个儿子。儿子说家里穷,老人之前被当地人带出来乞讨过,这次老人是自己出来乞讨的,说在家吃不好饭,临走前是儿子把他送上车。老人双手合掌含泪对记者说:我再也不来乞讨了!

百岁乞讨老人被送回家 曾说民政局管闲事

2015-06-1114:55|央广网|手机看新闻|打印|收藏|扫描到手机

分享

缩小放大

核心提示:当地民政所已经给耿纪营家里人办理了低保,加上老人的百岁生活补贴和家里五亩地一年四五千元的收入,一家人的生活不算特别困难。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备受关注的“103岁老人在郑州街头乞讨”的消息,昨天有了最新进展。河南省民政厅昨天召开新闻通气会,称在郑州市金水区纬五路第一小学门口乞讨的百岁老人耿生茂,已经被民政部门找到。据了解,耿生茂已经于当天在当地民政部门工作人员和家人的陪同下,返回了商丘市民权县的老家。

耿生茂是民权县人和镇龙虎寺西村人,出生于1912年12月30日,也就是说,老人今年已经将近103岁了。本该颐养天年的年纪,却要沿街乞讨,不免令人心酸。

“103岁老人在郑州街头乞讨”的消息被披露后,河南省民政厅、民权县民政局有关人员联合老人家人,连夜开始在郑州寻找,昨天凌晨在纬二路一建筑工地的废弃临时活动板房内找到老人。参与寻找的商丘民权县人和镇民政所所长王运伟告诉记者,老人住的环境让他很吃惊:

王运伟:一个小屋就是两三平方左右,屋里面放有一张床,床的边上有一个小桌子,上边有一个暖瓶,还有老先生的衣服和被子等东西,住的地方连电源都没有。

随后,老人被民政部门安排在金水区政四街上一家宾馆内暂居,并在当天中午返回了老家。对于老人家里已经没有亲人的说法,王运伟予以否认。他说,老人有两个女儿,三个儿子,均已成家立业。目前,老人跟三儿子耿纪营一起生活。但耿纪营身体有残疾,妻子也患有精神病,生活并不宽裕。为此,耿纪营一家在当地申请办理了低保。

王运伟:他家办低保的时候是给她家属办的,因为他家属有病去年他找到我说,俺家属有精神病,我的胳膊也残疾,能不能也办理一个残疾,我就给他办理了一个,但是他家现在住的也是楼。

王运伟说,当地民政所已经给耿纪营家里人办理了低保,加上老人的百岁生活补贴和家里五亩地一年四五千元的收入,一家人的生活不算特别困难。去年春节期间,耿纪营一家还搬进了新建的一幢二层楼房。

王运伟:按我的基层工作经验,他们的家庭不属于特殊的家庭,在农村家庭困难的比他的家庭太多了,针对于他三儿子和老人,一家五口来说,五个人有两个有低保,一个还有百岁老人津贴,一个三百,两个九十九,还有六十岁以上老人的钱,他们一个月就是五百多块钱。

按照商丘民权县人和镇民政所所长王运伟的说法,老人和三儿子耿纪营等人已经享受了当地的社会救助政策,基本的生活也没有问题,为何老人还要出来乞讨呢?会不会是几个子女不尽赡养义务呢?

今年将近103岁高龄的耿生茂老人,听力状况已经很差,口齿也不太清晰,记者反复确认才能听清老人所说的话。据老人介绍,自己出来乞讨已经有好几年了,因为小儿子家里条件太差,就想出来讨钱帮衬一下。老人每隔20多天就回家一趟,把讨来的钱给儿子贴补家用,一年下来要给一两万元。耿纪营也证实了父亲的这种说法:

耿纪营:反正拿不少,回家就拿一千两千的,我们拿着花花,孩子上学花花,我们吃的喝的都是俺大(父亲)给的。

耿纪营说,家里新盖的二层楼,花费的12余万元钱都是父亲给的。作为一名残疾人,自己没有能力干重体力活儿,影响了家里的收入。

耿纪营:俺们收麦子,我都是一盆一盆往车上挖,没有像别人一样100斤的袋子王往车上抗,没有那个劲儿呀,车子灭了,摇车我都摇不动。

自己家里条件差,夫妻俩又都有病在身。看着家里困难,父亲执意要出来乞讨。耿纪营说,自己今年已经到了48岁的年龄,一把年纪了还要父亲补贴家用,心里既惭愧又无奈。

耿纪营:万一俺大(父亲)丢失了,俺哥也会抱怨我,俺侄子也会抱怨我,俺的两个孩子也会对我有看法,我也想到这一步了。(记者刘会民河南台记者申伟辉)

最新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