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中菲投资集团股份制有限公司债权人对《处置非法集资条例征求意见稿》的意见

老骥不平则鸣11 2017-09-24 15:22

西安中菲投资集团股份制有限公司债权人对《处置非法集资条例征求意见稿》的意见国务院法制办公室:从网上看到了贵办就《处置非法集资条例》(草稿)在全国征'...

西安中菲投资集团股份制有限公司债权人

对《处置非法集资条例征求意见稿》的意见

国务院法制办公室:

从网上看到了贵办就《处置非法集资条例》(草稿)在全国征求意见,非常欣喜!这是党和政府亲民、信民、尊重民意的重大举措。我们对近一月来全国人民群众提出的意见、建议和要求表示赞同和支持,同时补充以下几点意见:

1、刑法176条从诞生起就存在争议,一些法律界专家认为它有四个"不",即:涉罪行为概念不清;涉罪行为与合法民间借贷不清;不特定对象和特定对象混淆不清;涉罪行为的社会危害定性不准。什么扰乱金融秩序没有刚性标准,倒是大量事实说明,如果这些行为规范化,对促进社会经济的发展大有埤益。相反,法律制裁的结果于国于企于民则不利,更是实实在在地伤害了广大债权人的利益!2、刑法第192条即集资诈骗罪,我们拥护对"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使用诈骗方法非法集资”的,比如跑路、资金转移、挥霍、赖账等课以重罪,狠狠打击。但实际上,往往惩罚不够、追赃不力。3、对于过去所发生的,做到宽严相济、区别对待,或者视情可赦免原罪。决不能把不符合涉罪行为的人和事拉进来乱打一气。对于由国务院“新36条”鼓励支持的“民间投资”、“民间借款”行为,必须依照《刑法》第三条“罪刑法定”原则,分清“罪与非罪”:属于犯罪行为的坚决打击;属于非罪行为的坚决保护,能挽救的尽量给予帮助。事实上许多法规是明确保护民营企业为发展生产经营需要向“民间借款”行为的,并没有一般化地认定为是“非法集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间借贷”的规定,更是明确保护法人、自然人、社会组织间的资金融通行为。什么是“民间投资、民间借贷”中的刑事犯罪行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检和公安部《关于依法处理非法集资犯罪的通告》第3条规定,集资款“主要用于正常的生产经营活动,能够“及时清退”所吸收资金,可以免予刑事处罚”;第4条明确规定:集资款“不用于生产经营活动”,而是用来“肆意挥霍”或者“用于违法犯罪活动,致使集资款不能返还的,构成“集资诈骗罪”。由此看出,并不是所有向“民间借款”的法人都构成“非法集资罪”,只有极少数犯有“上述第4条”罪行的法人才可以处以刑罚。这几年,不分清“第3条”和“第4条”,不分清“罪与非罪”,盲目“抓人”,导致许多法人超期羁押在看守所里不能判决。事实上,绝大多数打拼市场经济多年、有市场作为、有经济能力的法人,知道挣钱不易,他们不会轻易发生上述“第4条”如此低级的违法犯罪大错。不过细地学习研究法律,不认真掌握行为事实与法规要件的契合,大而化之地“凡‘集资’必打”,必然会造成打击“非法集资”扩大化,冤枉了许多不该刑罪的法人。4、几年来,有些执法者,不顾国务院“新36条”规定的“民间投资”和最高法“解释”的“民间借贷”的“借款”的含义,类推成《刑法》第176条规定的“存款”,错误地适用《刑法》第176条,把众多向民间“借款”的民营企业法人,强行拘捕羁押、判罪处刑,更把参与“民间投资”、“民间借贷”的亿万老百姓打成“非法集资参与者”。这就明显违反了《刑法》第3条关于“法律没有规定为犯罪行为的,不得定罪处刑”的规定(注,任何法律都没有规定“借款”等于“存款、借款等于犯罪”),也明显违反了中央政法会议关于“严禁刑事执法介入民事经济纠纷”的要求。5,为了把上述存在的司法问题“合法化”,银监会新编制的“条例”第2条“非法集资定义”中,特意把“刑法”第176条的犯罪要件“存款”与“民间投资”、“民间借贷”的合法“借款”这两个“非法与合法、罪与非罪”的要件混在一起,定义为“筹集资金”。银监会的这一苦心创造,其要害是:把最高人民法院“规定”中合法的“民间借贷”弄成“非法集资”;把在押的民营企业法人强加“非法集资”罪名而判决处刑。银行吸收“存款”是银行“筹集资金”;“民间投资”、“民间借贷”的“借款”也是法人、自然人、社会组织间的“筹集资金”;银行业务类违法吸收“存款”是刑事犯罪,“民间投资”、“民间借款”发生矛盾是民事经济纠纷;前者有罪,后者无罪。银监会用“筹集资金”代替“存款”,那么,众多“民间投资”、“民间借贷”的“借款行为”就统统变成“非法集资”; “非法与合法、罪与非罪”就统统变成“非法、有罪”;所有民营企业法人就统统在劫难逃了!6,在银行存款利率低于物价胀率、人民投资银行“存款”是负回报,严重损害“存款”客户利益的情况下,银监会不是考虑怎样为有利于人民利益的“存款”利率改革,而是以非法“筹集资金”罪名打压客户,维护其垄断地位,继续盘剥人民的利益。为了掩盖银监会“条例”与国家现存金融法律、法规的“撞墙”,“条例”第二条末款不得不假惺惺说一句“金融管理法律、行政法规另有规定的,从其规定”。阿弥陀佛!有了这一条“从其规定”,“条例”的许多内容就完全成了废话。既然已有许多法规,银监会再搞这样一个“条例”,只能是进一步制造“金融政策”和“非法集资”问题上的混乱。二、银监会“条例”第4条规定,“非法集资参与人应当自行承担因参与非法集资受到的损失”。这就意味着,参与“民间投资、民间借款”的上亿债权人的数千亿“借款”就全部归零、打了水漂。这条“自行承担”的规定,不但与“条例”的“从其规定”之说极其矛盾;也显然违反了最高法、最高检和公安部《关于依法处理非法集资犯罪的通告》第五、六、七条向债权人“全部清退所吸收资金”的规定;当然,也违反了国家《借款合同法》。这表明,银监会“条例”的另一个要害,就是试图合法地、大规模地剥夺数亿中国人民的合法利益。"借债还钱,天经地义”,这是千年古训。在现今社会,民间借贷不可能消失,除非到了共产主义,实行按需分配再消灭它吧!现在,一个"变相”吸收公众存款,也把打击面变得扩大了。一个是非法集资,一个是非法集资参与人,等于各打50大板,实际上出借人受的损失更大,全国不知有多少人不但没拿到钱,反而连性命也丢了(当然有各种原因)。因此,宣佈“借款合同"作废,规定“参与人自行承担损失”的“条例”,是一个极力损害数亿债权人群体利益的“条例”。事实上,它给那些早有蓄意侵吞他人财产,或者老赖们作了诡辩。现实中,公检法只管办案,不追款,几乎所有案件,没有一个账目清楚。案了亊不了,正如政法委书记所讲:案子办了,企业垮了;案子办了,民心丢了。更须说明,大多数法人们都表示愿意履行“借款合同”,被捕前就承诺有计划地偿还债权人“借款”。只是因整个金融环境不好致时间推移问题,而银监会“条例”关于“参与人自行承担损失”的规定,连法人们这最后一点正义良心也被“条例”摘除了,尽管法律没有"打了不罚"这一说,但有几人伏案后还继续还钱?全国少有。作为一个犯了罪的企业,是难以生存的!所以最后的结果是:在案法人们因坐牢不须偿还“借款”了、债权人也无法“追讨借款”了。银监会的这个“霸王条例”,全国数亿债权人能接受吗?!我们也相信,党中央绝不会让银监会的“条例”得呈,绝不会允许剥夺数亿中国人民的合法权益!因为,中国政治的最高原则,是人民群众的合法权益神圣不可侵犯!三、银监会“条例”是“多余”的。中国人民是有基本政治、道德素质的,是守法的。但是,多年来全民普法教育缺失,国家大部分法律、法规被公检法锁在保险柜里,社会难以得闻,大部分中国人成了法盲。不但容易因不知而违法、违规,而且蒙冤后,根本没有法律知识为自己辩护,任由公检法处置;即使被胡乱处置他们也哑口无言。这是目前中国法制建设存在的大缺陷。“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经过这几年大规模刑事处罚“非法集资”者,投资、借款者经济利益遭到严重损失,人们长了见识,长了记性,无穷后悔,闻“集资”色变。今后无论法人、自然人、社会组织再也不会轻易往“集资”坑里跳。自从“抓人”后,已经没有人再轻易相信“民间投资”、“民间借贷”。在这种情况下,银监会事后大动干戈,兴师动众,故作姿态,从去年就开始酝酿,弄出这样一个“条例”是否还有必要?愚以为“多余”!只有根据中国经济新常态,由人民代表大会修正制订有利于国家、人民根本利益的法律法规才是正道。但我们也相信,今后只要银监会切实监督银行业不要再违法“吸收公众存款”,只要各级政府认真负起责任,拿出切实可行的实施办法,并认真履行指导、监督责任,“民间投资”、“民间借贷”,在经历这次浩劫后,还有可能会恢复生机,国家支持“民营经济”健康发展的重大政策遭此重创后,还会继续有效地贯彻执行。四、恳请中央人民政府历史地、客观地、实事求是地处置近年来发生在中华大地的"非法集资”风波。1、这次全球性的金融风暴,在我国波及面广、影响大,涉及上亿家庭、数亿人,6一一7千亿人民币,前所未有。它给人们精神上、经济上的打击,有人形容不亚于唐山大地震,所以务必引起各级党组织和政府的高度重视。不愿看到哀鸿遍野,都是上访和维权的人们。2、在我国,这次"非法集资”风波有历史原因,也有客观原因,还有人为原因,也是经济转型期的必然。法律有些不健全或滞后。记得早在1994年代,北京长城机电公司沈太福集资案,波及全国17个省市,十几万人,十多个亿,当时由于中央领导同志及时出靣,妥善处置,很快得到平息。从那以后,非法集资罪才正式产生。但几乎安静了十年之后,沉渣泛起,也可能因为经济飞速发展的原因,问题越出越多。看看刑法176条的内容,由原来的未经中国人民银行批准,到未经有关部门批准,到今天的"条例"总则所讲:"未经依法许可或者违反国家有关规定,向不特定对象或者超过规定人数的特定对象筹集资金,并承诺还本付息或者给予回报的行为"。从文字上看,似乎说的很全靣,但经不起推敲,有好多人已批驳,不再赘述。所以说,律条在变,人们的思想认识也在变。要允许人们犯错,允许老年人糊涂,不能轻易给这些可怜人扣上参与非法集资(就等于参与他人犯罪)的帽子,甚至进行无情打击。3、如果真的要出台"条例”,建议前后两个阶段分开。因为:(一)、非法集资(特别是非吸罪),如何界定?刑法并没有明确规定,也没有相应的司法解释。早在二十一世纪初期,就有不少专家学者,包括私营经济研究专家、经济学家(不乏大牌名人),普遍认为中国的整个改革过程就是不断冲破各种不合理的束缚,进一步解放生产力,改掉上层建筑不适应经济发展的部分,应该允许已经做得很好的民间金融机构继续经营。对金融业应该这样对待,那么对于占整个国民经济半壁河山的民营经济,特别是大批实体企业更应这样。2010年国发13号文件之后,有关部委也相继发了数十个文件。然而,现在的有关法律不但含糊不清,相反和国家一些政策唱对台戏。在这种情况下,一些企业家怎能不迷茫?!(二)、连一些专家都认为辩析不清的法条,作为普通老百姓怎能知晓?!综观全国所谓非法集资参与者,老年人居多,甚至有些已到耄耋之年。他们多是共和国的同龄人,曾在不同的工作岗位上为国家做出了不朽的贡献!这代人饱经苍桑,多受磨难。面对银行利息不断下调,靣对物价上涨,响应国家号召支持民营企业,践行国家领导人在人代会上说"要让人民的财产增值”的关怀,为了提高生活质量、安度晚年,减轻儿女、国家的负担,拿出毕生的血汗钱,积极参与国家的经济建设,一百个也没想到有错!更没想到与他人同流合污去扰乱(破坏)国家的金融秩序!真是死不瞑目!所以说,到今天,银监会才起草了"条例”,只能起到警示后人的作用。对已经被陷进深坑的人,是考虑如何拯救的问题。4、请求中央救人民于水火之中。这次金融灾难,使亿万人民蒙受损失,也有不少人家破人亡。由于一夜之间突遭打击,无法接受,靣对要钱无望、生活拮据,在重重圧力之下,有人被迫釆取极端做法,架鹤西去,魂游太空。留给后人无限伤悲。现在是从首都到地方,从大街到小巷,凡是人们聚集的地方,几乎无人不谈维权?当人们经历浩劫后,也都在学习法律,为维护自已的合法权益而斗争!相信:问题不解决,维权行动不会停止!共产党的宗旨就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人民政府、人民的公务员应该敢于担当。我们也接触过许多基层各界领导,他们也十分同情大家的遭遇,也都在等待着中央发话,企盼能有一个切合实际的可供操作的政策。党的十九大即将召开,愿我们的执政党更加强盛,愿我们的国家更加兴旺发达,愿我们的人民更加富裕,愿全社会一派团结和谐、互助友爱的美好景象!致礼! 西安中菲投资集团股份制有限公司债权人 2017.9.24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