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向红大夫:民营医院工作更需要个人品牌

新浪爱问医生 2017-06-20 14:01

累到席地而眠》的附图,就是她曾经的外科工作写照,但她从来没有后悔过选择这个专业。“女性做成人外科工作是比较少的,但在儿外科范畴,女外科医生比男的其实'...

累到席地而眠》的附图,就是她曾经的外科工作写照,但她从来没有后悔过选择这个专业。“女性做成人外科工作是比较少的,但在儿外科范畴,女外科医生比男的其实更多一些。”曾向红介绍:“一方面因为儿科的手术相对成人外科来说,时间毕竟短,另一方面女性更愿意跟孩子打交道,比较细致和耐心一些。”

曾向红认为,对患儿除了要从医生角度出发,更应从一个母亲的角度去感同身受:“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当自己用同情心和爱心去对待孩子的时候很多决策就很自然的出现了。因为发自内心,所以常常能得到家长们的信任和配合。”也许正因为这样的优势,曾向红的执业生涯一直很受患儿和家长欢迎。

除了态度,曾向红更认为,医技也必须过硬。“我的优势是动手能力比较强,手术追求完美、精细。所以很多家长会给我介绍病人,会主动帮忙宣传,这对我来说也算一种安慰和成就感。”

拿病人当亲人、完美主义,成了曾向红行医的两大标签。所以,在家长眼中,她是一个亲切的医生、值得信赖的朋友。

三、到民营医院行医

目前,曾向红分别在北京新世纪妇儿医院和北京新世纪儿童医院两家医院间轮转。她上午用来做1-5台小儿外科手术,下午一般出门诊面诊患儿。“目前每次门诊量十个左右。”曾向红承认从就诊人数来看,工作量不是太大,但从服务要求角度出发,她也并不清闲:“因为就诊时间充裕,给患儿家长解释的工作比较多,工作做的会比较细一些,也就更少误解。”这就是她很久以前曾经想象过的工作环境。

在首都儿研所工作了20年,有段时间她感觉自己快“熬不下去了”。“看不到什么时候是个头……非常累,真的有那么一个阶段,非常厌倦这份工作,我甚至不想当大夫了。”所以曾向红离开首都儿研所后中间有几年没有继续行医。直到机缘巧合,新世界儿童医院邀请她去参观,再跟医疗总监聊了聊,曾向红发觉原来公立医院之外也有天地、也有另一种执业环境和待遇。

曾向红坦言,公立医院经济上的待遇并不能令人满意。“你所付出的工作和劳动性价比很低,而民营医院则能补充这样的劣势,而且你会有更多充裕的时间去照顾病人,我比较喜欢这种做医生的感觉。”儿科做了这么多年,她心中不舍从未真正放下,于是再次拿起手术刀,从事小儿男科整形方面工作,她目前专攻小儿包皮整形等一系列问题,譬如隐匿性阴茎、包茎等。

这一干,又是8年。

四、个人品牌

曾向红最早接触的互联网医疗是新浪爱问医生。

早在2013年,她就申请了微博@曾向红大夫,但一直没用起来,直到新浪爱问医生的出现才让她意识到原来除了传统线下方式,还能有线上给病人解答问题的渠道,还能转化成收入。

在过去几年内,曾向红利用业余时间帮助了167位患者,好评率达100%。“我觉得这很不错啊!”虽然她对网络问诊还不算很熟悉,但她对互联网的推动力也早有了清醒的认知:“互联网可以宣传医生的个人品牌,也可以增加医患交流,还能带来一些真正属于自己患者病人。业余劳动也能带来收益的感觉很棒,我觉得这些都是极好的。”

但曾向红也坦言,在过去一段时间,在互联网她做得并不足够,在民营医院工作的她其实更需要互联网助力,所以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她打算更合理地安排时间,投入一些精力去写专科科普文章,一方面为民众科普,另一方面打响属于自己的品牌:“而且我一直有个愿望,要写一个关于小儿男科的科普小册子,把自己的心得都总结出来!希望能早日实现!”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