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青城企业老板涉逃税339万被逮捕,三年后判无罪公司已变菜地

博弈君 2018-02-12 08:30

文| AI财经社 刘潇然编|鹿鸣2月11日,赛龙创始人代小权偷税案在江西九江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开庭审理,法院当庭宣判,代小权偷税罪名不成立,无罪释放。三个月前,'...

​文| AI财经社 刘潇然

编|鹿鸣

2月11日,赛龙创始人代小权偷税案在江西九江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开庭审理,法院当庭宣判,代小权偷税罪名不成立,无罪释放。

三个月前,一个离奇的企业故事引发了大量关注:一个县级市的“明星企业”——共青城赛龙通信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共青赛龙”)由于被政府紧急抽贷而陷入资金链断裂危机,公司创始人代小权声称自己被索要股权、威胁构陷。

2015年1月,代小权因“逃税339万”被刑拘。三年多后,江西省九江市中级人民法院最终宣判:代小权偷税罪名不成立,无罪释放。

共青赛龙遭抽贷致资金链断裂

2017年10月30日,共青赛龙和代小权的故事被媒体曝出,一场有关偷税和抽贷的纠纷就此展开。

媒体报道称,代小权是海归博士、名声斐然,被业内人士评价为“在美国市场取得的成就至今无人能及”。2010年经招商引资,代小权将ODM手机研发公司——深圳赛龙带入江西省共青城市,投资3亿人民币成立共青城赛龙公司。这家子公司随即填补了共青城原本一片空白的手机产业,成为当地的明星公司。

然而,一场突如其来的政府抽贷断送了赛龙的前程。据媒体报道,2013年10月,共青城金融机构以赛龙公司订单缩减为缘由,突然为赛龙抽减了5亿人民币贷款,使赛龙无法完成海外订单,资金链瞬间断裂。代小权本人则于2015年1月涉嫌高管逃税罪被刑拘,涉及偷逃税款339万元,后因证据不足迟迟未能定案,改为监视居住。

而代小权声称,赛龙公司全年订单共60亿元,若非遭遇抽贷,资金链不可能断裂。

报道还称,此事与新上任的共青城副市长詹政有关。詹曾以并不十分充足的理由停供赛龙在当地的银行贷款,还将代小权拘禁、向他索要母公司深圳赛龙的股权,但因种种原因未能如愿。

市政府方甚至在完全不通知代小权的情况下召开公司整改会议,宣布赛龙系新的总公司为共青城赛龙、重建管理层、重划股份等。这一切令赛龙系公司“几乎陷入瘫痪”。

2017年5月,代小权再度被起诉,同年7月被执行逮捕并一审判处2年有期徒刑。

九江中院则认为,原公诉机关指控赛龙公司2011年至2013年逃避纳税税款分别为1052626.7元、1405603.27元、933090元。九江中院依据国家相关规定以及江西省国家税务局专业人员出庭的解答意见,认为赛龙公司2011年、2012年、2013年逃避缴纳税款占同期应纳税额的比例未达到刑法第201条第一款规定的10%以上,不构成逃税罪,代小权作为该公司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亦不构成逃税罪。

尚有7亿多欠款

去年年底,代小权和赛龙的离奇遭遇一经披露,便引起外界广泛关注。

面临重重质疑的共青城市委自然要为此事做出表态。彼时,共青城政府多次通过官微或文件发表说明,称“赛龙的危机由自己造成”,否认对代小权和赛龙的不当控制。

共青城市委宣传部官方微博称,共青城赛龙自2010年投产后,盈利逐年下降,谷歌收购摩托罗拉更使其失去市场,至2013年生产经营急转直下,已于该年10月全面停产,累计亏损3.07亿元。截止到目前,共青城赛龙尚欠江西省内各家银行等市场主体7.36亿元。

声明还否认了打压赛龙、非法拘禁、索要股权等质疑,称上述情况都不存在,市委市政府是在赛龙经营运转困难之时伸出援手。政府唯一被迫介入企业重组的原因,是该企业生产经营异常,又欠下了大量贷款和政府融资平台的借款。

代小权的代理律师谢民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则透露,赛龙公司陷入危机后,周鸿祎的360公司曾计划参与重组,最终确定360公司持股49%,360主要看中的是代小权的技术和拥有的广大海外市场。但由于当地政府(原因),未能成功。

有媒体走访了共青城赛龙,发现厂区情景凋敝,大厅空空荡荡,门上铁锁锈迹斑斑,四周的土地都被种上了蔬菜。有隔壁公司的员工称,这里刚建起时人还很多,但现在已经“快三年没人来上班了”。

有媒体分析人士认为,ODM模式属于代工生产,近年来手机市场上品牌越来越集中,产业红利期已过,洗牌进程在加速。对隶属于行业内第二梯队的赛龙而言,它不得不面临投入产出比下降的困境,本身经营成长性不足。赛龙的贷款一“停供”,便导致原材料瘫痪、资金链断裂,也恰恰说明企业缺乏足够支撑运转的自有资金。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