亳州长江医院莆田系害人医院男子做阳痿手术后无法勃起.

巧克力逗5 2017-12-05 20:00

摘要:华东网近日收到安徽亳州一个小伙子的求助信。信中描述了他到当地一家民营医院男科就诊,被忽悠做手术的经历。华东网近日收到安徽亳州一个小伙子的求'...

摘要:华东网近日收到安徽亳州一个小伙子的求助信。信中描述了他到当地一家民营医院男科就诊,被忽悠做手术的经历。华东网近日收到安徽亳州一个小伙子的求助信。信中描述了他到当地一家民营医院男科就诊,被忽悠做手术的经历。网友小亮给生命时报微博发来的求助私信由于他反映的情况十分恶劣,涉及医生随意诊断、逼迫患者手术、胡乱治疗收费等问题,记者决定赶赴当地进行调查。患者遭遇:每个环节都是陷阱小亮(化名),24岁,未婚,安徽亳州人,他向《生命时报》记者讲述了最近一段时间的遭遇。今年,我谈了女朋友,发生了性关系,不知道是太兴奋,还是没经验,射精总是比较快,怀疑自己早泄。由于亳州电视台、公交车上都有亳州长江医院的广告,我就先在网上向他们进行了咨询。对方说,我需要做男性性功能检查,检查费只需120元,医院是“国家隶属定点单位”,带上医保卡过来就行。7月30日早上8点,我来到亳州长江医院男科就诊。问诊后,曹阳医生检查了我的下体,边看边说:“阴囊潮湿,是前列腺炎。”他开了一系列检查,费用由就诊前说好的120元变成了388元。从做检查到拿结果,只用了不到半小时,并且检查单有人为修改的痕迹,比如“全自动血细胞分析报告”上,姓名处本来空着,我的名字是曹阳写上去的;“阴茎敏感神经”的单子上,检查日期错了,后被改为当天日期。曹阳诊断,我患有阳痿和慢性前列腺炎,只有手术才能治,如不抓紧做,时间长了就不能勃起了。要在“命根子”上手术,我很犹豫。曹阳劝我,手术微创无痛、不需拆线、随治随走,一个月就能康复,还能医保报销,自己也就花一千多元。我心想早发现早治疗,就同意做手术了。曹阳带我去了手术室。手术室里的医生问:“做什么手术?”我回头看了曹阳一眼,没听清他们说了什么,那医生便说:“进来吧。”手术时,他们用口罩捂住我的眼睛,我想拿掉却不让,说怕我看了会做噩梦。术中,主刀医生突然说,刚做完阴茎静脉漏修复术,但又发现海绵体受损,不修复的话问题很严重,还把我的“眼罩”摘下来,让我自己看。看到裸露的伤口,我非常害怕。这时,主刀医生、曹阳都出去了,回来时拿着一个手术单子,呵斥我赶紧签字。躺在手术台上,我有种被胁迫的感觉,不知道单子上写了什么,也不知道要花多少钱,就签了。两个手术大约做了40分钟,走出手术室后,我又被拉去灌肠。医生说,灌肠能治疗慢性前列腺炎。之后,又让我去做“浦兰斯红光照射”,同时输液。直到交费时我才知道,一上午花了9946元,其中静脉漏修复术4400元,海绵体修复术4000元,1小时红光照射1200元。我觉得太贵,便问收银员报销比例是多少,可问了好几遍,对方却像没听见一样。我不断问,对方才回答:“我们不参与医保。”我不相信,回诊室问曹阳,他盯着电脑不说话,直到那时我才察觉被骗了。我跟家人和朋友借了5000元,才把费用交齐。如今,做完手术3个多月了,刀口部位有个硬结,还会疼痛,包皮一直翻不上去。这期间,我和女友分手了,也无心工作,去蚌埠、宁波的三甲医院看了,都被告知“你被骗了”。此后,我开始维权,向省内外的多个政府部门求助和举报。9月11日,亳州市谯城区卫生计生委受理了我的信访。不过在9月22日签发的处理意见书中,调查信息全部来自亳州长江医院提供的材料,没有征询我的说法,和事实并不相符。10月19日,在区卫生计生委的主持下,我和亳州长江医院的负责人见面协商。对方称,他们的诊疗行为没有问题,只能出于人道主义给我一些补偿,让我提个价钱,如果他们能接受,此事就一笔勾销;他们有律师团队,也有时间,不怕我什么。区卫生计生委的领导劝我,既然来协商,就不必说之前的事了,需要多少赔偿直接提出来。当天,我们没有达成协议。目前,我正在上海某医院就诊,排查手术是否带来不良影响。每天我都非常焦虑,担心自己的身体,也为长江医院的行径感到气愤。希望《生命时报》帮我向专家求证,亳州长江医院的诊疗行为是否合理,也希望你们以我的遭遇为例,提醒男同胞们不要轻易被民营医院的广告所忽悠。记者暗访:一查就是阳痿,必须手术收到求助信后,《生命时报》记者决定赶赴安徽亳州,化名“李健行”去长江医院亲身体验一番。亳州长江医院位于谯城区,对面是亳州广播电视台,旁边有个农贸市场,环境比较嘈杂。亳州长江医院紧邻农贸市场,环境嘈杂就诊前,记者在网上向该医院进行咨询,得到的答复是:亳州长江医院是医保定点医院,通过网络预约,只需120元就可享受原价360元的性功能检查套餐;曹阳主任是有二三十年临床经验的老专家,毕业于北京医科大学。11月6日早上8点,《生命时报》记者来到亳州长江医院。门口坐着两名护士,登记信息后,护士带记者来到二楼男科诊室,见到了曹阳医生及其助手。曹阳看上去四十岁上下的样子,称不上“老专家”。记者自称勃起硬度不好,曹阳问诊后,便叫记者去帘子后检查下体。摸了一下阴囊,曹阳说:“阴囊有点潮湿,是前列腺炎的症状。前列腺功能下降,性功能也会受影响,先检查一下吧。”记者表示,已在网上预约120元检查套餐,但曹阳说,120元的套餐只查性功能,不做全套检查难定治疗方案。记者同意检查并交了318元检查费(比小亮少了两项检查,便宜70元钱)。医院给记者扎了指血、化验了尿、取了前列腺液,期间曹阳的助手寸步不离。在“阴茎敏感神经”的检查中,这位小大夫说:“你的情况比较麻烦,恐怕要做个小手术,如果不治,完全勃不起来也有可能。”记者询问病因,他回答:“手淫或不洁性生活导致血管受损,神经和血管功能出了问题。”等检查结果时,记者看到,刚才还冷冷清清的男科诊室,一下子来了三四位患者,做着和记者一样的检查。诊室外的墙上挂着一个大展板,上面印着我国泌尿外科和男科带头人郭应禄院士的照片和题字,下面还配有长江医院的广告语。[1][2]varcpro_id="u2928333";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