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东莞用房子留人背后 深圳科技企业因房价外迁

博弈君 2018-01-11 15:39

据媒体报道,华为将在新落成的东莞松山湖基地建成配套住房,只卖8500元/平米,低于市场价70%。消息传出后,网友纷纷表示华为是“别人家的公司”。要知道松山湖'...

据媒体报道,华为将在新落成的东莞松山湖基地建成配套住房,只卖8500元/平米,低于市场价70%。消息传出后,网友纷纷表示华为是“别人家的公司”。要知道松山湖的房子,现在新房都是3万+,二手房也逼近3万了。

但在欢呼的背后,则是华为从深圳迁出的讨论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出现。早在2016年,一篇名为《不要让华为跑了》的文章曾经在朋友圈热传。

早在2016年,任正非就曾炮轰深圳房价太高,提升了雇员的成本在网上刷屏:“140年前,世界的中心在匹兹堡,有钢铁。70年前,世界的中心在底特律,有汽车。现在,世界的中心在哪里?不知道,会分散化,会去低成本的地方。高成本最终会摧毁你的竞争力。”(据说,传出来的版本是删减版,原版长达3个小时的采访,任正非聊房价时间长达1个小时!)

华为创始人任正非曾经明确表达了对房地产泡沫的厌恶,他表示,“高成本最终会摧毁你的竞争力。而且现在有了高铁、网络、高速公路,活力分布的时代已经形成了,但不会聚集在高成本的地方。”“深圳的房地产太多了,没有大块的工业用地了。大家知道大工业的发展,每一个公司都需要一定的空间发展。工业现代化最主要的,要有土地来换取工业的成长。现在土地越来越少,越来越贵,产业成长的可能空间就会越来越小。这些人要有住房,要有生活设施。生活设施太贵了,企业就承载不起;生产成本太高了,工业就发展不起来。”

尽管龙岗区政府曾经表示“服务华为,马上就办”,却挡不住华为外迁的进程。任正非可不是只过嘴瘾,这几年,华为一直在逃离深圳。华为曾经占到深圳龙岗区工业产值的近一半,但是现在,这些数据将会归入东莞名下。东莞松山湖不仅仅是面向华为推出限价房,对其他好公司也有同等福利。把好公司吸引过去,打造成高科技产业聚集区,何愁税收不来?光是华为搬到松山湖,就立马晋升东莞第一纳税大户。

早在2015年,无论纳税还是营收,华为终端(东莞)有限公司都位居东莞第一,虽然没有公布具体数据,有人预计,营收达到千亿级别,税收20亿左右。华为成为东莞最耀眼的企业。(2014年,华为在东莞纳税才2.4亿,只排到东莞第十,一年的时间华为大规模迁徙东莞。)如果华为终端仍旧留在深圳龙岗,那么这些成绩本该属于深圳。

东莞松山湖

另有消息称,除了华为手机研发会留在深圳,无线部分、华为大学、研发中心、中试中心等要搬至东莞松山湖华为基地,并能够会在2017年、2018年停止大型搬家工作。

从深圳到东莞,搬迁的华为

一线城市深圳这几年房价暴涨,不管是人力成本还是土地等成本越来越高。硬生生的把深圳的骄傲华为,逼到了东莞。

早在2015年,无论纳税还是营收,华为终端(东莞)有限公司都位居东莞第一,虽然没有公布具体数据,有人预计,营收达到千亿级别,税收20亿左右。华为成为东莞最耀眼的企业。(2014年,华为在东莞纳税才2.4亿,只排到东莞第十,一年的时间华为大规模迁徙东莞。)

如果华为终端仍旧留在深圳龙岗,那么这些成绩本该属于深圳。可是如今被东莞成功挖走墙角。

华为在东莞松山湖已获得了1900亩的土地,而且还在追加(华为在深圳占有的土地总面积为2460亩)。

华为方面也证实,在这期间从深圳迁出了20300人。综合迁入迁出情况,2016年华为累积净迁出深圳11200人。

制造业外迁成潮,冲击深圳税收

大企业要搬走,对于所在的城市而言,受到的冲击不小。

首当其冲的是相关片区的税收会受到直接影响。因为在2016年,华为的产值还占深圳龙岗区工业总产值的47%以上!

在深圳地税局的一份报告中显示,从2015年下半年到2016年5月,华为公司在深圳缴纳个税的人数持续减少,从去年的7.29万降到了2016年一季度的6.3万人,而到五月份员工则减少到2.05万人。减少人员月均税额4000元,测算减少年度税源9.84亿元。坂田街道2016年前9个月工商税税收收入为304亿元,同比大幅增长44.6%。但是到了2017年1-9月,坂田街道的工商税税收收入为260.43亿元,同比下降14.3%。

查了下华为所在的2017年深圳龙岗区一季度经济数据,税收收入同比下降25.8%。去年,华为还在迁徙。

龙岗区的税收总收入在2017年上半年受到影响,呈现负增长状态。2017年上半年,龙岗区的税收总收入累计为388.84亿元,同比下降10.4%。到2017年下半年,降幅回落。

华为外迁导致产业链连锁搬迁

事实上从想从深圳撤出的不仅是华为,东莞松山湖不仅仅是面向华为推出限价房,对其他好公司也有同等福利。把好公司吸引过去,打造成高科技产业聚集区,

因为产业链也会有集中效应,大企业一走,会引发相关产业的连锁搬迁。往往是大企业在哪里,会带动一波产业链相关企业在周边聚集。此前,深圳的电子信息产业齐全,在全国闻名,这与有大企业“驻守”有着密切关系。而华为一走,相关产业链企业也会随之搬迁。

2017年7月26日,在深圳市政协六届十二次常委会议“壮大实体经济”专题协商会上,由政协委员组成的先进制造业调研组发布了《关于推动我市先进制造业发展的调研报告》。报告中称,2014年中兴通讯将生产基地迁往河源;2015年比亚迪在汕尾投资建设新能源汽车产业基地;2016年华为终端转移落户至东莞松山湖;大疆科技早在2013年就在东莞买地;富士康更是早早地将生产线移到了郑州和贵州;欧菲光、兆驰股份、兴飞科技、海派通讯等企业将生产线搬迁至江西南昌,在南昌建立了规模庞大的产业园区。

调研组明确指出,深圳制造业外迁已成潮流,并指出:前几年由于深圳市政府主导开展的转移淘汰低端落后产能,外迁的企业大多是低端落后的制造型企业;而如今深圳外迁的制造业大多数是先进制造业,尤其是一些大中型企业,迁走的不仅是一个大型企业,更是一个产业链的迁移,很多上下游配套企业也随之迁走,这对深圳先进制造业的发展极为不利。

该调研报告还透露,深中通道获国家发改委立项后,据中山市发改局统计,近3年多以来,已接纳230多家深圳企业落地中山;江门市工商部门统计,已有198家深圳企业在江门投资,设立企业法人共166户,注册资本300.2亿元。同时,深圳企业在江门设立的分支机构达225户。

洲明科技董事长林洺峰透露,其所在的LED行业已经有近1/3的企业迁离深圳。

深圳的企业搬迁到东莞主要是以下几个理由

1、深圳房价飙升,企业成本太高。东莞相比则低得多。

2、深圳土地稀缺,东莞能够提供大片的土地

3、东莞制造业太强大了,配套齐全。

4、松山湖太美了,华为还要建欧洲小镇。

随着深圳房价的暴涨,各种成本上涨,制造业成本飙升,员工生活压力飙升。会有越来越多的深圳企业像华为一样搬迁到东莞。这是东莞的机会。

最新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