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料深圳曙光医院医疗陷阱,注意了太可怕了

葫芦娃别救爷爷 2017-09-23 20:43

深圳曙光医院,你让我感受到了什么是恶。不要感觉弱者可欺,兔子急了也咬手,你们就等着报应吧!一个42岁的男人,熟练的在键盘上打着字。然而,细心的人会发现,他的'...

深圳曙光医院,你让我感受到了什么是恶。不要感觉弱者可欺,兔子急了也咬手,你们就等着报应吧!

一个42岁的男人,熟练的在键盘上打着字。然而,细心的人会发现,他的右小手指是90度弯曲的。而这种弯曲并没有影响到他打字的速度。毕竟,30年过去了,他已经习惯了用这个弯曲的手指做任何事情。

说起这个手指是怎么弯曲的,得从他12岁那年说起。那年的一天,这个淘气的孩子从树上跌落,手被划开一道口子。村诊所的大夫只是把伤口简单的缝合,没有打石膏,结果这个手就这么弯曲的长上了,从此再没有伸着过。

这个人就是我。一个单纯,善良的男人。一个相信天下无贼,世事无欺的男人。如果没有那次欺诈,我会认为世界上没有坏人,我会认为医院都是用来救死扶伤的。

通过度娘的介绍,我来到了深圳曙光医院。宽敞明亮的大厅,漂亮温和的前台小姐,都让我感觉舒适。这样和谐的坏境,我无法想象欺诈会在这里发生。

接待我的人徐医生,是这个医院的销售。他漂亮温和,一袭白衣,活脱脱的一个白衣天使。我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这个白衣天使一样的美女会带给我无尽的痛苦。

徐医生一边拉着我的手,一边说你这个手指能治。能恢复功能,而且能伸直。这对于我来说是天大的喜讯。我之前去过无数家医院,都说不能治。看着美丽的徐小姐,我简直认为她是我的救星。她说,你这手指治疗需要五万元。这样,医院七月十日店庆,你现在交三万就算作五万。多么善良的女人呀,萍水相逢,就为我省掉了2万元。此时此刻,无论如何,我都不会相信,这么善良的人会骗我。

徐医生又找来了郑主任。郑主任,60多岁,五官端正,一看就是专家。他的年龄,他的样貌都暗示着我:这个人德高望重,决对不会欺骗人。然而,正是这样的一个人,让我最终陷入痛苦的深渊。

他向我保证:你的手恢复功能和伸直都没问题。我这里的专家很厉害,专门治疗这种疑难杂症。而且,他还拿出手机,给我展示了以前的成功案例。如此情况下,我深深地相信了徐医生和郑主任。我甚至连发票都没要,就把三万块的血汗钱交到了徐医生手上。

七月十九日,是我手术的日子。我见到了给我做手术的刘主任。她是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太太,慈眉善目。见面就夸我人长的好,还说给我介绍对象。对于这样一个长辈,我没理由相信他会欺骗我。

躺在手术台上,冰冷的手术刀割开我肉。丝丝的疼痛,我忍着。想着30年弯曲的手指就要恢复功能了,这种痛,我能忍。手术的过程中,刘大夫吩咐女护士,帮忙把我是手指拉直。然而,女护士力气不够,又叫来男护士一起来拉。我的手指仿佛有一种被拉断的感觉。我非常痛苦,更感觉惊讶。难道这弯曲的手指是可以用人力拉直的吗。

最终,刘主任在我的腿上割掉了一块皮,然后缝到了我的手上。把我的手用纱布包好,上边还放了一根类似雪糕棍的木棍。说是拉直手指主要就靠这根棍子。

当天晚上,麻药过劲后,我的手异常疼痛,整夜无眠。就这样,我熬过了20天。我手术是纱布被拆开了。然而,我的手指依然是90度弯曲,没任何变化。而且手指还出现麻木的症状。由于这种麻木,我打字很困难,而且不能开车了。

我咨询刘主任,她让我天天拉动手指,这样三个月以后,手指会伸直,麻木也会好。我半信半疑。如果靠自己拉动,手指就能伸直,那你的手术还有用处吗?我还是按照她的说法做了。结果手指没拉直,还在手指上拉出一个筋包,麻麻的,非常难受。手指麻木的症状也没减轻。

10月份,我质疑刘大夫,说她的治疗没效果,而且现在还手指麻木。而刘大夫又改口说,一年以后,你的手指会伸直,麻木会好转。

这样一个慈眉善目的老人,这样一个德高望重的专家,我实在不相信她会欺骗我。然而事实就是事实。没治好,反而弄的手指麻木。无法收场,竟然推说三个月会好,又推说一年会好。连一点点底线都没有了,让我无法接受,无法相信。人类,竟是这种多变的动物。

11月份,我和深圳晚报的记者刘飞翔去了深圳人民医院,深圳二院,北大医院验证。他们给出了相似的诊断:

1.这个手指关节已经长死,无法恢复功能。如果要伸直,可以做关节融合术,把手指拉直,再不能弯曲。

2.即便能治,也是皮肤松解,神经拉直,血管拉直同时进行。那要分多个疗程。每次要打钢钉,逐步拉直。

3.手指麻木,是手术割断和压迫了神经。要治疗,你能再次割开手指,看看具体情况,再做治疗。基本没法治愈。

听到这一切,我彻底蒙了。既然手指关节已经长死,那为啥徐医生说能治好,为啥郑主任信誓旦旦的表示他们的专家能解决这种疑难杂症呢。既然关节已经长死,那个慈眉善目的刘主任怎么忍心血淋淋地割开我是手指,然后剥去我腿上的皮,一针针的缝到我的手上?难道为了钱,一个老人就忍心对一个后生动刀?难道为了钱,一个医生就可以让一个患者痛上加痛?要多个疗程?还要用钢针?刘主任可是只治疗了一个疗程呀!难道那个类似雪糕棍的木棍是用来代替钢针的吗?这不是赤裸裸的医疗欺诈吗??

怀着悲愤,我又来到了深圳曙光医院。然而一切都变了。漂亮的前台很冷漠,讨厌的目光像钉子一般凝视着我。那的漂亮的天使徐医生避而不见。那个一身正气的郑主任竟然说人民医院的医生不负责任,给出错误的诊断。他说,他之前就是人民医院出来的。而那个给我手术的刘主任根本就不是曙光医院的大夫。是外雇过来的临时工。

后来,他们又请来三个高高大大的人围住我。一个人对我说,敢不敢和他下去,我说下去干啥,他不说,还往我脸上吐烟圈。这是赤裸裸的威胁。他们是想把我弄到没有监控的地方,揍我一顿。

这里是医院,该是救死扶伤的地方,却成了为了钱,伤害人的屠宰场。这些是医生,本该是救苦救难的天使,却成了给人带来痛苦的恶魔。这里本来的人人来去自由的公共场所,却赤裸裸的请来恶人威胁。作为患者,手指弯曲是我30年的痛。然而,在我42岁的时候,你们不但掠夺了我三万块钱的血汗钱,还让我已然弯曲的手指变得麻木。朗朗乾坤,还有没有公理??中华大地,怎能容忍这样的事情发生??

深圳曙光医院,你让我感受到了什么是恶。不要感觉弱者可欺,兔子急了也咬手,你们就等着报应吧!

最新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