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黄蓝上市蜜月期曝涉嫌虐童资本化成虐童频发间接推手?

敢以青天试比高 2017-12-05 22:30

两个月前才在美国上市的红黄蓝教育集团(下称“红黄蓝”)又曝出虐待儿童事件。根据新京报的报道,北京朝阳区管庄红黄蓝幼儿园(新天地分园)国际小二班的幼儿遭'...

两个月前才在美国上市的红黄蓝教育集团(下称“红黄蓝”)又曝出虐待儿童事件。根据新京报的报道,北京朝阳区管庄红黄蓝幼儿园(新天地分园)国际小二班的幼儿遭老师扎针、喂不明白色药片,并提供幼儿身上多个针眼的照片。

事实上,这并非红黄蓝第一次发生虐童事件。今年4月,北京大红门附近的红黄蓝幼儿园就被曝出幼师虐待儿童,家长到园内殴打3名幼师,并引发了舆论热潮;2015年12月,吉林四平市铁西区红黄蓝幼儿园5名教师因涉嫌虐童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并立案侦查。

但上述丑闻并未影响红黄蓝的快速扩张及其资本化之路。今年9月27日,红黄蓝教育集团(RYB)登陆美国纽交所,上市当日收盘价格25.9美元/股,较发行价上涨40%。截至记者发稿其股价保持在26.71美元/股。

根据其官网介绍,成立于1998年的红黄蓝专注在0~6岁幼儿及儿童的早期教育,先后打造了红黄蓝亲子园、红黄蓝幼儿园、竹兜早教套装三个教育品牌。截至2017年6月30日,红黄蓝集团在中国307各城市或地区布局,直营幼儿园80家,加盟幼儿园175家,FY7H1入学人次达20463人,亲子园853家。

缘何负面不断,红黄蓝却仍能够继续发展?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幼儿园发生虐童案后,对相关机构的影响仍要打上问号。首先是问责机制上,通常只是相关直接责任人被处罚。体制内的公办幼儿园会面临园长撤职、教育部门负责人被处罚。而民办幼儿园则是相关老师和园方被问责,资本方则无责任追究。此外,虐童事件发生,机构的招生因为幼儿园资源的匮乏而不会收到影响,这也就导致市场的选择机制不会对幼儿园品牌方的运营造成压力,整改的动力自然不足。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我国全面二孩政策的放开和新民促法的实施,使得幼教行业迎来政策和人口红利。中投顾问产业研究中心预测,到2020年我国幼教市场规模将达3480亿元,未来五年增速约为20%。

至臻资本合伙人李健民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公开表示,当下不少投资机构开始关注幼教领域的原因在于,法律层面的修改给幼教产业足够的空间,其次许多幼教资产看到了资本化路径,资产证券化被激活。幼教领域非常宽泛,规模非常大,而且资产优良,如何通过资本方式去整合,这是整个投资界都在推进的事情。

第一财经记者梳理发现,仅在A股中跨界布局幼教产业的企业就包括威创股份、秀强股份、长方集团、和晶科技、勤上光电等。其中威创股份旗下金色摇篮在今年10月也发生了教师虐待幼儿事件。

“目前幼教领域仍是监管乏力,市场机制选择失灵的情况。而行业竞争体现在资源驱动、位置驱动的层面,大部分企业还没有上升到运营驱动、品牌驱动或创新驱动。企业借助资本可以实现企业自身的迭代升级。但虐童事件的频发也反映出了当下许多幼儿园过于追求业绩,使得师资和教育内容不能够被得到保证。”上海一幼教机构市场负责人向第一财经记者透露。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