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莞大朗欧亚是诈骗,黑医院,

茉莉 2017-09-24 20:43

古人常说,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堪毁伤,孝之始也。也就是说我们身上的每一寸几乎,每一个毫发都不仅仅是属于我们一个人的,它还属于我们的父母,我们身上的每一个'...

古人常说,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堪毁伤,孝之始也。也就是说我们身上的每一寸几乎,每一个毫发都不仅仅是属于我们一个人的,它还属于我们的父母,我们身上的每一个器官都没有多余的。可现在随着割包皮的潮流的兴起,这种观念就不再受人待见了,我就是其中的一个。由于包皮过长,我终还是选择去割掉包皮。做完包皮手术快一个月了,后来这里做个现身说法。我是在大朗欧亚医院做的手术,手术费和医药费就几百块钱。做手术的两个医生为一男一女,主要是那个男医生做,先打了几针麻药确实有点疼,咬牙挺过来了,开刀之后虽然小DD没有疼痛感了但是大腿根部依然能感觉到血液哗哗的往下流,当时心理还是有点害怕的。男医生在做到一半的时候还跟女医生换了一下位,听他们谈话好像是女医生主动要求剪点什么,于是男医生一边在旁边给她指点一边不时的说:“对,就这样,漂亮!”当时我心里那个难受呀,心想这辈子就做这一次手术,别拿哥们当试验品呀?!好在女医生只剪了几下就又换回男医生做了,心里总算安静了点。不过幸运的是手术一点都不痛,这让我那颗忐忑的心踏实了很多,只要手术不痛,怎么着我都能坚持下来。做完手术之后,我要医生给我开点预防勃起的药,但是医生说什么也不给开,并告诉我说只要头两天控制一下勃起,不把线崩了,后几天就没事了,还说以前有病人吃了药后产生了心理作用等病好了也很难勃起了于是起诉医院医疗事故。当时我给医生解释说我好歹也大学毕业学过一些心理课程,没有那么脆弱,我就是怕夜间突然勃起把线崩了,但是医生就是不给我开,没办法只好回家静养。回家后的前两天一切还算顺利,并没有出现像一些文章说的夜间突然勃起疼的直想自宫的事情。当然夜间还是有点疼痛的,但都是刚勃起一部分还没有完全勃起的时候,所以不是特别疼,赶紧起身做几道数学题就没事了。两天后去欧亚医院换药(其实只是换块纱布),医生一边给我换药,一边和我说话分散我的注意力,所以也一点都不痛。然后继续回家静养,结果中途纱布掉了,由于药店里买不到凡士林纱布,我就买了两包医用消毒纱布,每天换两次,一直到拆线都一切正常。不过我觉得这主要是由于我自从手术后天小DD就不再出血了只是稍微有点水肿,所以我才敢大胆的用普通的医用纱布,并保持勤换状态。可以说我个星期的恢复状况还是很好的。一周后去拆线,稍微有点疼,继续咬牙。问题是那个医生拆线的时候又没有戴手套,联想到看NBA的时候及时是球员比赛过程中出现受伤出血情况,队医都会戴上医用手套来给队员包扎,感叹我们国内的医疗状况还是差距明显啊。拆了线以后感觉就好多了,没拆线时还比较难看,拆线后也不那么难看了,包皮的缝合线程一个弧状,而且不像有些文章里说的有特别明显的刀疤,我至今没有看到明显的刀疤,只是包皮和龟头的颜色可谓“粉黑分明”,需要一段时间来逐步恢复。现在做完快一个月了,走路也不磨了,蹦蹦跳跳都可以了,专业的手术感觉就是完全勃起的时候缝合处还稍微有点疼,不知道还要持续多久?另外手术后和手术前相比感觉确实有助于个人卫生。甚至就连尿尿都和以前不一样了,以前是像小瀑布似的尿下来没有什么力量,现在就像是消防车上的水枪,指哪打哪!这就是我做包皮手术的一些个人经历,可能每个人都不一样,但我觉得我还是比较幸运的,因为我去了大朗欧亚男科医院。这个医院还是不错,手术一点都不痛,也没有别人说的那样做个包皮手术了花了几大千出去,而且伤口还几个月都不好。大家如果也要打算割包皮的话,就选专业男性医院大朗欧亚男科。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