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环保疑有大佬撑腰两胜诉者均遭涉罪“灭口”

正义传承2017 2017-09-23 20:43

磅礴新闻2017-09-222评除了刘澄向蒋卫星出具的那份46万元的借条之外,江宁警方并没有任何证据证明他们之间有“行贿受贿”行为,因此江宁警方决定蒋卫星延'...

磅礴新闻

2017-09-222评

除了刘澄向蒋卫星出具的那份46万元的借条之外,江宁警方并没有任何证据证明他们之间有“行贿受贿”行为,因此江宁警方决定蒋卫星延期刑事拘留到10月12日。

江南环保公司

直接对蒋卫星下手的是南京市江宁公安分局,而幕后推手则是南京新世纪环保江南环保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南环保公司”)。

蒋卫星是南京红复玻璃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红复玻璃钢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董事长,红复玻璃钢公司的注册地在南京市高淳区。

磅礴新闻 陈京成| 发自南京

2017年9月6日,南京江宁警方以红复钢玻璃公司涉嫌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为由,将法定代表人蒋卫星刑事拘留。而就在前一天(9月5日),江宁警方以涉嫌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将江南环保公司高淳分公司原管理人员刘澄带走。

无独有偶,刘澄在被江宁警方刑事拘留之前,因与江南环保公司发生劳资纠纷,被劳动仲裁部门裁定胜诉。而蒋卫星在被刑事拘留之前,江南环保公司拖欠红复玻璃钢公司货款一案,红复玻璃钢公司同样胜诉,但江南环保公司拒不履行法院的生效判决。

“常年供货”引发欠款纠纷

红复玻璃钢公司与江南环保公司的合作是从2014年开始的,红复玻璃钢公司受邀参加江南环保公司的招标,红复玻璃钢公司几次都中标,江南环保公司对他们的产品和服务非常满意。

于是,在2016年3月,江南环保公司高淳分公司便找到红复玻璃钢公司,要求“全方位合作”,即红复玻璃钢公司与江南环保公司签订常年供货协议,但价格要在中标的基础上下浮一点。

红复玻璃钢公司接受江南环保公司“常年供货”的邀请,并与之签订了购销合同。然而在履行合同的过程中,江南环保公司并没有按照约定及时付款,直接让规模不大的红复玻璃钢公司陷入了绝境。

陷入绝境的红复玻璃钢公司,在2017年春节前夕发生了很多感人的事,为了支持企业,兑现员工工资和农民工工资,有员工曾卖掉了自己的房子,还有的员工拿出了家中仅有的十万元。

红复玻璃钢公司

这个春节过后,红复玻璃钢公司为了继续生存,不得不向高淳区人民法院(以下简称“高淳法院”)提起诉讼,讨要江南环保公司货款。

据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南京中院”)于2017年6月29日的终审判决载明,江南环保公司应付给红复玻璃钢公司991.87余万元。加上诉讼费、资金利息等费用,江南环保公司共计应该支付红复玻璃钢公司1200万元。

南京中院的判决生效之后,红复玻璃钢公司申请法院查封了江南环保公司多个账户,并执行款项420万元,这笔钱让红复玻璃钢公司终于能喘一口气。

2017年8月30日,被执行人江南环保公司在高淳法院做出了书面的还款承诺,将分别于9、10、11月三个月时间里还清余款,红复玻璃钢公司也同意解封江南环保公司的8个账户。

江宁警方被指违法查封企业

据红复玻璃钢公司的员工回忆,高淳法院解封江南环保公司的第二天(9月6日),江宁区公安分局即对红复玻璃钢公司、南京红复新材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红复新材料公司”)、江苏博诚检测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博诚技术公司”)的财务账目、经营资料、电脑主机、开票机等设备全部进行扣押。

红复玻璃钢公司、红复新材料公司、博诚技术公司均为独立法人,但法定代表人系蒋卫星同一人。江宁区公安分局只向红复玻璃钢公司出具了《扣押决定书》和《扣押清单》,而对扣押红复新材料公司和博诚技术公司的资料,没有出具任何法律手续。同一天,江宁警方以红复玻璃钢公司涉嫌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将蒋卫星刑事拘留。

据红复玻璃钢公司的员工介绍,由于企业与江南环保公司素有业务往来,所以蒋卫星与江南环保公司的管理人员刘澄确实很熟悉。刘澄喜欢炒股,曾断断续续向蒋卫星借过一些钱。

南京江宁区公安分局

刘澄于2016年8月11日向蒋卫星出具的一张《借条》载明,刘澄借到蒋卫星人民币46万元,借期一年,月息参考银行同期利息计算。

刘澄系江南环保公司高淳分公司的原管理人员,并不是主要负责人,红复玻璃钢公司与江南环保公司“常年供货”合同,是经江南环保公司总部很多部门审核过的,并在其官方网站公布,而刘澄只是江南环保公司高淳分公司的一名普通管理人员,红复玻璃钢公司不可能、也没有必要向他行贿。

“胜诉者”均被刑拘事出有因

一位不愿具名的江南环保公司管理人员透露,刘澄等5人因为劳资纠纷,向江宁劳动仲裁部门提起仲裁,劳动仲裁裁定江南环保公司补偿刘澄等5人100万元。江南环保公司不服仲裁结果,向江宁区人民法院提起了诉讼。

在法院的判决尚未出来的时候,江宁警方即于9月5日将刘澄刑事拘留。刘澄的妻子透露,江宁警方带走刘澄的理由是“职务侵占”,而出具的刑事拘留通知又是“涉嫌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

红复玻璃钢公司的员工认为赢了官司的红复玻璃钢公司(蒋卫星)和刘澄都被江宁警方以行贿罪和受贿罪为由刑事拘留,肯定不是巧合而是有预谋的。由红复玻璃钢公司70名员工向有关部门递交的联名《控告信》称,这是“江南环保公司勾结江宁警方,对债权人进行‘杀人灭口’的行为”。

磅礴新闻从多个渠道得到证实,除了刘澄向蒋卫星出具的那份46万元的借条之外,江宁警方并没有任何证据证明他们之间有“行贿受贿”行为,因此江宁警方决定蒋卫星延期刑事拘留到10月12日。

一个不争的事实是,江南环保公司某高管曾在江苏省公安厅任职,其亲属是省公安厅副厅级干部。这位高管与红复玻璃钢公司员工的控告情况有无直接关系,目前尚无确切的证据。

公开资料载明,江南环保公司注册地在南京市江宁区,系一家从事大气污染治理环保技术研发、转让,大气污染治理环保材料及设备的研发的企业。据不完全统计,江南环保公司及其子公司目前涉讼的案件已达87起。

原创|磅礴新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