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Phone创始人苏享茂就是白死了!根本不构成逃税和非法经营罪

落魄书生周筱赟 2017-09-13 20:03

Wephone创始人苏享茂就是白死了!根本不构成逃税和非法经营罪文/周筱赟,法律学者法律学者,欢迎咨询(QQ:35362110)专注中国法治进步,个案推动制度建'...

​Wephone创始人苏享茂就是白死了!根本不构成逃税和非法经营罪

文/周筱赟,法律学者

法律学者,欢迎咨询(QQ:35362110)

专注中国法治进步,个案推动制度建设

努力了不一定能改变,但不努力就永远不会改变!

面对丑恶,不一定要挺身而出,但一定不可以助纣为虐!

=============================

核心提示

Wephone创始人苏享茂疑被骗婚敲诈自杀,他就是白死了!苏享茂根本不构成逃税罪和非法经营罪。或者说,可能存在一定的法律风险,但是完全可以通过正当的法律途径化解。这说明,企业家,尤其是创业者有一个靠谱的律师朋友,是多么重要啊!

=============================

​原载2017年9月13日澎湃新闻

尽管我很不希望听到这个悲剧性消息,但最终还是被证实了。据多家媒体向警方确认,自述遭前妻翟某欣骗婚、勒索的Wephone开发者苏享茂,于9月7日凌晨跳楼身亡。经家属报案,目前警方正在调查。

据死者苏享茂生前在网络发布的遗书,前妻翟某欣以“他有漏税行为和Wephone有网络电话功能是灰色运营”两点来要挟自己,索要1000万元精神损失费和房产赔偿。而据死者哥哥苏享龙的声明,苏享茂和翟某欣是今年3月30日通过世纪佳缘网VIp服务介绍认识,6月7日领证,7月16日达成离婚,18日办理离婚手续。婚前及婚姻关系存续40多天期间,苏为女方累计花费近1300万元。

媒体曝光翟某欣此前曾有两次婚史,并获得赔偿,加之此次的闪婚闪离,因此死者哥哥和众多网友怀疑背后有骗婚团伙。这当然还有待警方的进一步调查。翟某欣在婚姻存续期间被赠与的财物近1000万元,离婚后又继续索要1000万元所谓精神损失费和房产赔偿,显然涉嫌敲诈勒索罪(近亲属间通常不构成敲诈勒索罪)。据报道,苏享茂前妻翟某欣为山东人,据称家境好、高学历(北京交通大学硕士)、有北京户口,拥有北京东五环独栋别墅,市价超千万,是同学眼中的美女学霸,却何以如此作为,实在令人匪夷所思。

可能还是死者哥哥苏享龙清醒:“我弟真傻,真会相信170CM的年轻硕士美女,会对160CM的他一见钟情。”苏享茂只看中女方的身高和颜值,却忽视了女方的三观,这是他悲剧的原因之一。这应当是社会学、心理学讨论的话题。我想分析的是,前妻要挟苏享茂有漏税行为和Wephone灰色运营,真的会被判刑,以至于可怕到能逼人自杀吗?

答案当然是:NO!其实,这两项根本不成其为把柄,即使存在一定的法律风险,也完全可以通过正当的法律途径化解。

首先,逃税行为并不必然构成犯罪。

《刑法》第201条有“逃税罪”,规定纳税人采取欺骗、隐瞒手段进行虚假纳税申报或者不申报,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并处罚金。而与主观故意的逃税不同,漏税则是出于过失,错用税率、漏报项目等,属一般违法行为,行政处罚即可。即使是逃税,只要苏享茂及时补缴税款和滞纳金,就不会受到刑事处罚。因为上述法条同时规定,经税务机关通知后补缴,已受行政处罚,则不予追究刑事责任。

如果苏享茂并未采取欺骗、隐瞒手段,而只是由于经营亏损或资金周转困难而无力缴纳(苏享茂在遗书中称因前妻索要1000万元而资金链断裂),也不构成逃税罪。如果他是通过合法手段规避税款,属合法避税,更是无需承担法律责任。

其次,Wephone是否构成非法经营罪存疑。

《刑法》第225条“非法经营罪”规制的是违反国家规定的非法经营活动,很长一段时期,非法经营罪确有“口袋罪”之嫌。但是近10余年来,非法经营罪的入罪标准越来越严格。所谓“违反国家规定”,被严格限定为违反国家法律(全国人大制定)和行政法规(国务院制定),并不包括违反国家各部委制定的部门规章和规范性文件。

常见的非法经营行为有非法经营烟草、外汇、证券、期货、保险、出版等。苏享茂开发的Wephone,是一款VOIp(Voiceover Internetprotocol,即网络电话)手机应用,也就是通过网络流量传输语音来实现通话。只耗费流量,不产生通话费用。其实,这类手机应用还有不少。这当然触动了某些运营商的利益。

早在1998年,福州发生了“中国Ip电话第一案”,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的二审裁定书指出,Ip电话属向社会放开经营“计算机信息服务业务”,而不属电信专营的长途通信和国际通信业务。2016年国务院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条例》并未明确将Ip电话纳入电信业务范围,但工信部将网络端到网络端的Ip电话纳入增值电信业务,需要取得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方可运营。但这是否属于“国家规定”,尚存争议。QQ语音、微信等免费通话应用取得了该许可证,显然Wephone并未取得。

以往此类情况,多是予以行政处罚,追究刑事责任并不多见。我查阅了最高法院主办的中国裁判文书网,在3万多个非法经营罪案例中,经营网络电话被起诉的仅查到两例。

在2014年9月福建漳州市龙文区法院审理的傅某等3人非法经营罪一案中,被告人之所以被判非法经营罪成立,更大的原因在于他将网络电话转售同案犯用于电信诈骗,并为其提供技术支持、日常维护。而2017年7月浙江金华市婺城区法院审理的李某某非法经营罪一案,公诉机关指控李某某未取得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采取租用电信国际、国内线路,私自转接设备,擅自经营国际、国内及港澳台地区电信业务进行营利,涉案金额近300万元人民币和100多万美元,且被用于电信诈骗。但是,法院仅认可了其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而未对非法经营定罪。法院的理由是,“根据司法解释的相关规定,李某某的经营范围不在构罪标准内,不符合非法经营罪的构成要件。”

由此可见,不论是逃税罪,还是非法经营罪,苏享茂入罪的几率都很低。可惜的是,苏享茂没有一位靠谱的律师朋友帮他做法律分析,使他失去了活下去的希望,最终让这场离婚闹剧变成了一场悲剧。所以,企业家尤其是创业者,在创业初期可能存在不规范行为,有一位靠谱律师朋友,是多么重要啊。

2017年9月12日写,13日改定

法律学者,欢迎咨询(QQ:35362110)

专注中国法治进步,个案推动制度建设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