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测数据造假问题严重“环保欠账”沟壑难平

仪多多商城 2017-12-05 15:30

环境监测是污染防治的前奏,但监测数据造假现象屡见不鲜,不少地方通过“让数据降一降”来实现环境监测数据过关。棉纱堵塞采样器、给采样器戴口罩、删除监'...

环境监测是污染防治的前奏,但监测数据造假现象屡见不鲜,不少地方通过“让数据降一降”来实现环境监测数据过关。棉纱堵塞采样器、给采样器戴口罩、删除监控视频、新入职的员工三个月就被领导教导如何造假……一切手段都是为了把空气污染数值降下来,让数据变得好看。

环境监测数据造假的“西安事件”引发舆论漩涡。2017年8月25日,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对西安市环境保护局阎良分局预案局长唐世兴、环境监测站原站长张峰“环境监测数据造假案”作出终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这意味着,环境监测数据造假的“西安事件”以西安市两个区环保分局局长被判刑而告一段落。此前,西安市长安区环保分局局长何利民以同样原因被判处有期徒刑。值得一提的是,这是我国首起因地方环保局领导干预环境监测数据造假而被判刑的案例。

而面对环境监测数据造假层出不穷的现象,今年9月底,中共中央办公室、国务院办公厅再次印发《关于深化环境监测改革提高环境监测数据质量的意见》(简称《意见》),剑指地方党政领导干部和相关部门工作人员利用职务影响,指使篡改、伪造环境监测数据,限制、阻挠环境监测数据质量监管执法,影响、干扰对环境监测数据弄虚作假的行为。

然而,由于违法成本低、守法成本高,一些企业乃至地方政府仍铤而走险,对监测数据造假。

而为落实《意见》的精神,11月3日,环保部发布通知表示,从2018年起,连续三年组织开展打击环境监测数据弄虚作假行为专项行动。

“将数据降一降”

“无论用什么方法,把监测站的监测数值降下来!”2016年2月份以来,时任西安市环保局阎良分局环境监测站站长的张峰多次接到上级领导唐世兴这样的指令。

此时,随着一波雾霾天气的到来,大多数北方城市连日“沦陷”,西安已经多次发出雾霾黄色预警。唐世兴注意到,他所在的阎良区天气污染指数在市里已经连续排名靠后,这让他很焦急,“西安市雾霾天气持续数日,我担心阎良区治污减霾工作和良好天数不达标,于是通过打电话或当面给张峰授意,让他把环境空气自动监测站监测的数值降下来。”唐世兴说。

其实,自2013年开始,环保部每月公布全国74个重点城市的空气质量状况,并对74城进行排名,这给不少城市带来了巨大的压力。

西安是这些城市之一,在国家环境保护部共确定有1436个国控空气监测站点中,西安市有13个环境空气自动监测子站,其中两个是因数据造假被曝光。

民主与法制社记者拿到的裁判文书显示,在空气污染数值不断升高的情况下,作为阎良区环保分局局长的唐世兴没有采取切实有效措施来降低空气污染指数,而是对监测站采样器动了心思,通过堵塞的办法实现空气质量“优良”。

唐世兴的手机上下载有一个环保实时监测数据的App软件,该软件实时显示出西安市各区县的空气质量综合指数及排名次序,他看到阎良区排名靠后,或者和各区县有所差距,就会示意张峰想办法把本区的空气监测数据降一降,他交代张峰,“只要让子站在全市13个子站排名不落后就行。”

据张峰交代,得到唐世兴授意后,他就到阎良监测子站私自将两个空气监测采样器拔开,躲到监控摄像盲区用自己事先准备好的棉花,把采样器先擦拭清理了一下,然后取了一块大约3cm的棉球塞到采样器的管孔内,最后将两个堵好的采样器重新安装回原位。

阎良环境空气自动监测站的监控显示,张峰在2月到3月间,先后8次拆卸或者堵塞采样器干扰采样。

张峰介绍,每次处理完后都会给唐世兴拍照发信息,唐世兴就会回复“知道了”。

采取同样手段实现“空气优良天气”的还有西安市长安区环保分局局长何利民,空气污染指数太高的时候,他就会授意西安市环境保护局长安分局环境监测站站长李森“将空气监测站的数据降一降”。

接到指令后,李森就会伙同副站长张锋勃潜入长安环境空气自动监测子站内,利用棉纱堵塞采样器的方法,干扰监测站内环境空气质量自动监测系统的数据采集功能。

同样,李森还会经常指使监测站工作人员张楠、张肖采用上述方法对子站自动监测系统进行干扰。

而为了自己的行为不被发现,张楠和张肖还多次非法进入监测站删除监控视频。

据李森在法庭供述,他2014年至案发在西安市环保局长安分局环境监测站任站长,何利民经常给他施加压力,让他降低长安子站的监测数据,经常给他打电话,或者把他叫到办公室问子站监测数据情况,数值高就让他想办法降低。

“降数据要靠长期治理环境,但是效果慢,而且也不一定有效果,让我搞鬼就会取得立竿见影的成效,所以何利民不断让我想办法降数据。我唯一的办法就是堵采样器,将堵采样器的办法向何利民汇报了,他默许了。”李森说。

而刚入职不久的张楠就被李森教授如何“让数据降下来”。据张楠在法庭的供述,2014年5月,他进入西安市环保局长安分局监测站担任采样工作,两三个月以后,李森把他带到子站放仪器的房子里,给他演示如何打开采样器,怎样用口罩的纱堵采样器里的三个小孔。

“我问李森为什么要堵采样器,李森说是为了完成良好天数的任务,还说何利民也要求完成良好天数的任务,数据在采样器堵了以后会有明显的下降。”张楠说。

而阎良区和长安区大气监测在唐世兴和何利民的操控下,通过“将数据降一降”的方式,两个区在此期间完成了空气良好天数的任务。

两局长被判刑

其实,记者了解到,长安区环境空气自动监测子站和阎良区环境空气自动监测子站是全西安市仅有的两个国家直管监测子站,由中国环境监测总站委托第三方运行维护,非经允许,非运营维护人员不得擅自进入。

而唐世兴、何利民等人利用工作便利或者特殊的方式,进出畅通无阻。

监测站通过环境空气质量自动监测系统采集、处理监测数据,并将数据每小时传输发送至中国环境监测总站,一方面通过网站实时向社会公布,一方面用于编制全国环境空气质量状况月报、季报和年报,向全国发布。

这意味着,一段时间里,中国环境监测总站汇总向全国发布的数据不完全是准确的。

判决书显示,环保部在2016年二、三月和第一季度的全国74个重点城市空气质量排名工作中已采信上述虚假数据,已向社会公布并上报国务院。

被干扰后,监测得到的数据则完全失真,比如,2016年2月24日13时,阎良环境空气自动监测子站得到的pM2.5数值为28,其他监测子站的均值是140;2016年2月26日,阎良环境空气自动监测子站得到的pM2.5数值为25,其他监测子站的均值是138……

在长安区环境空气自动监测子站,2016年3月6日中午工作人员发现长安子站的采样器被纱布堵塞,进入站内发现视频记录被删除,才发现数据造假的情况,于是将情况汇报到中国环境监测总站,总站经过分析发现,2016年以来,长安监测站颗粒物监测数据多次出现与周边子站变化趋势不符的现象。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