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州和平医院虚假宣传骗子

放心的烟火 2017-09-25 00:02

万州和平医院虚假宣传骗子,刘国勇主任无证行医海洋污染问题日益严重,日本最新研究发现,大约40%在日本水域栖息的鱼类,会吸收漂浮在海面的“微塑料”,而这些'...

万州和平医院虚假宣传骗子,刘国勇主任无证行医

海洋污染问题日益严重,日本最新研究发现,大约40%在日本水域栖息的鱼类,会吸收漂浮在海面的“微塑料”,而这些污染物或随食物链进入人体之内。

京都大学环境工程学副教授田中周平等人组成的团队,于2016年10月至12月期间,在宫城县女川湾、东京湾、福井县敦贺湾、三重县英虞湾及五所湾、滋贺县琵琶湖、大坂湾展开调查,总共收集了197条鱼样本。结果在其中74个样本体内,合共发现140个微塑料。

微塑料是指胶袋及胶瓶被紫外线及海浪破坏后,形成的小于5毫米垃圾,而这次研究证明塑料污染正在全球海洋扩散,日本亦不能幸免。田中周平表示,由于微塑料易吸附环境中的化学物质,因此需调查其对鱼类等海洋生物的影响。

“西南地区定点专治男性疾病的医院”、“中国医疗质量诚信十强泌尿专科医院”、“全国百姓放心泌尿专科诊疗示范医院”、“西南地区最受百姓信赖男科医院”……一大串耀眼的光环,加上所谓的“国际尖端领先技术”,引得不少患者慕名来到万州和平医院求诊。

盛名的背后,到底是什么呢?记者接到患者投诉后,对该医院进行了暗访,结果发现,这家医院不仅虚假广告骗人,而且有患者没病也能被他们看出“病”,小毛病被看成大毛病。

治腰痛诊出大病两周花掉7万万州和平医院男科黑幕

“因为腰痛,医生给出的诊断是前列腺炎,前后花了我7万多元的冤枉钱,腰痛还是没有好。后来,我到其他正规大医院一检查,结果却是一切正常,腰痛只是生活不规律造成的。”说起去年在万州和平医院的求医经历,小林仍是愤恨不已。

因为长时间上网,年轻的小林从去年5月开始,腰部开始感觉疼痛,且下体也略感不适。通过网上查询,他感觉自己的症状类似于前列腺疾病。于是又从网上查找能治这种病的医院。在访问了万州和平医院的官方网站后,他看到了“根治的希望”。

“万州和平医院的网站上说,他们有尖端的技术,有高素质的专家队伍,有众多的知名专家,所有的男性疾病都能治愈。”冲着这些介绍,小林毅然选择了到万州和平医院就诊,“可没想到,一进医院,我就像被卷进一个吸金黑洞,在两周的时间里,花了7万多元的治疗费。”

小林回忆,在万州和平医院前台,两名护士热情地接待了他,并向他推荐了刘国勇主任。听了小林的表述,刘国勇主任让小林先做前列腺彩超。结果出来后,刘国勇主任告诉他患有“中度慢性前列腺炎”,并极力推荐使用先进疗法——并称两周就可以完全治愈。

“其实就是把一根软管从尿道通入体内,然后向里面注入药水。每次3000多元的治疗费,两周下来,我的积蓄就用完了,还向朋友借了3万多元。我向刘国勇主任提出复查,但他不同意,说要再做一周的治疗。”小林说,“又做了三四天的治疗,我说实在没钱了,刘国勇主任才同意给我复查。复查后,刘国勇主任告诉我,病已经好了。”

在万州和平医院治疗的那段时间,小林情绪极其低落,一想到自己得的病,连上班都没心思,总是想着下班去医院治疗。没想到,从万州和平医院结束治疗一周后,腰痛又犯了,这次,他选择了去正规的三甲医院,结果让他大吃一惊。

小林说,在某三甲医院,检查结果显示一切正常,根本没有前列腺炎。“医生说,腰痛是因为上网时间太长造成的,只要纠正了这种生活习惯,慢慢就好了,连药都不用吃。这时,我才意识到自己上当了。”

记者扮患者求医

没病被看成有病

记者决定到万州和平医院进行亲身体验。

5月9日上午,记者来到万州和平医院,在两位前台护士的热情接待下,记者挂了刘国勇主任主任的号。一名护士领着记者来到刘国勇主任主任医师的诊室。

“身体哪里不舒服?”

“排尿时有些灼痛。”记者随便编了一个症状。 “把裤子脱了。”根本没有细问,刘国勇主任就说要提取尿道分泌物做检查。他用一根裹了湿药棉、长约10厘米的针状物,从记者的尿道提取了分泌物。随后,又给记者开了验血和彩超检验单,费用加起来共333元。

记者发现,医院每个诊室的门口都有一名护士,检查、付费都有护士陪同。化验单都不必患者去取,直接由护士送到医生手中。这让人有一种被监视的感受。

拿着检查结果,刘国勇主任主任告诉记者,还有一张分泌物的检验报告要第二天才出,是否有衣原体、支原体感染等其他疾病,要等这张报告出来才知道。

“目前检查显示,双侧精索静脉都有曲张,要做手术,但可以不用马上做。”刘国勇主任说,“重要的是你有炎症,需要治疗。”

刘国勇主任提出要给记者打点滴药水消炎,被记者以“中午约了人吃饭”为由拒绝了。刘国勇主任又提出,“那给你尿道打一针,很快的,几分钟时间,不耽误你吃饭。”记者再次拒绝后,刘国勇主任表示“那就开点消炎药吧”。

记者要拿回病历,刘国勇主任表示,“反正明天你要来,拿回去干嘛呢?下次来看病不用挂号的,让护士领你来就行了。”在记者的坚持下,刘国勇主任很不情愿地将病历本还给了记者,同时不忘提醒记者“明天再来”。

记者观察发现,万州和平医院的医生,每人办公桌上都放着厚厚一沓病历和检验报告。这与其他医院大不相同。

拿着两盒消炎药,记者离开了万州和平医院。但奇怪的事情出现了:半小时后,记者下腹部开始出现明显的酸胀与下坠感。

下午,记者来到重庆某三甲医院就诊。就相同症状,该院泌尿外科林姓副主任医师详细询问后给出了“先验个尿”的检查建议。

考虑到在万州和平医院提取过分泌物,记者提出做分泌物化验。医生同意了。引起记者注意的是,他用的提取工具是普通的医用棉签,与此前张某盛使用的完全不同,且操作手法与分泌物的封存方式也不一样。

在该三甲医院,记者得到的检验结果是:一切正常,没有任何炎症和感染。

“既然是尿道的问题,首先就应该先验尿,查明是否是尿路感染。其次,采集尿道分泌物应该用干净的医用棉签,怎么会是湿的呢?这样的诊疗完全不符合医疗规程。”相关专家就万州和平医院的接诊手法提出了质疑。

最新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