肇事司机非法营运车辆发生交通事故产生的债务是否属于夫妻共同债务?

四川成都刘艳律师13880210745 2017-09-15 10:47

成都人身损害、交通事故律师网 电话:13880210745QQ(微信):258452907【要点提示】肇事司机非法营运车辆多年,配偶对此知情,车辆营运所带来的收'...

成都人身损害、交通事故律师网 电话:13880210745QQ(微信):258452907

【要点提示】

肇事司机非法营运车辆多年,配偶对此知情,车辆营运所带来的收入已作为家庭收入的一部分,并实际用于夫妻共同生活,车辆运行利益应视为夫妻共享,因此车辆营运时发生交通事故产生的债务理应视为夫妻共同债务并由夫妻共同财产清偿。

【基本案情】

2014年9月5日,蒋某荣驾驶川某BM某号小型普通客车(搭乘刘某等十几人),与由田某驾驶的川某某号运输型拖拉机相撞,造成蒋某荣经医生确诊现场死亡,刘某等十几人受伤及两车不同程度受损的交通事故。事发当日,刘某被送往医院治疗,诊断为:1、右肩关节脱位,右肱骨外科颈骨折;2、右侧气胸;3、右小腿挫裂伤。刘某共住院34天,于2014年10月8日出院。2014年9月26日,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作出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驾驶人田某与驾驶人蒋某荣均承担本次事故的同等责任。当事人刘某不承担本次事故的责任。2014年12月24日,四川华大司法鉴定所作出华大司鉴所法医临床学鉴定意见书评定:刘某右关节脱位、右肱骨外科颈骨折内固定术后遗留右上肢功能障碍属9级伤残。川某某号运输型拖拉机由田某所有,在保险公司购买了交强险,交强险保险期间为2014年6月10日0时至2015年6月9日24时,本次交通事故发生在保险期内。川某BM某号小型普通客车所有人为蒋某荣。

刘某向法院起诉,要求田某、周某(蒋某荣之妻)、保险公司赔偿损失。

法院认定刘某损失为:医疗费28677.45元、住院伙食补助费1020元、残疾赔偿金35212元、护理费272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6000元、交通费400元、鉴定费1000元。

庭审查明:蒋某荣非法营运车辆多年,周某对此知情,车辆营运所带来的收入已作为家庭收入的一部分,并实际用于夫妻共同生活。

【审判结果】

法院判决:一、保险公司于本判决生效30日内向刘某赔偿各项损失共计3844.25元;二、田某于本判决生效30日内向刘某赔偿各项损失共计35592.60元;二、周某向刘某赔偿各项损失共计35592.60元,限于本判决生效后30日内支付。

【律师评析】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四十八条规定:“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的,依照道路交通安全法的有关规定承担赔偿责任。”该案系机动车与机动车之间发生的交通事故,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的规定,应首先由机动车一方的保险人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内按无过错责任原则对受害第三人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不足部分,机动车之间发生交通事故的,由有过错的一方承担赔偿责任;双方都有过错的,按照各自过错的比例分担责任。本案中,田某驾驶川某某号运输型拖拉机导致刘某受伤,刘某为某某号运输型拖拉机的受害第三人。刘某的损失,应首先由承保了川某某号运输型拖拉机的交强险的保险公司即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责任限额内依法予以赔偿(因本次交通事故有多名受害人,交强险由所有受害人共同分割)。不足的部分,因田某与蒋某荣均承担本次事故的同等责任,刘某不承担本次事故责任,故超过交强险责任限额的部分应由田某与蒋某荣按5∶5的比例分担责任。

本案最大的争议是蒋某荣因本次交通事故所产生的赔偿责任是否属于蒋某荣与周某之间的夫妻共同债务。机动车交通事故侵权之债不完全等同于一般侵权之债,确定机动车侵权责任主体应综合考虑机动车运行支配及运行利益归属等因素。就本案而言,蒋某荣非法营运车辆多年,周某对此知情,车辆营运所带来的收入已作为家庭收入的一部分,并实际用于夫妻共同生活,车辆运行利益应视为夫妻共享,而由此产生的侵权债务理应视为夫妻共同债务并由夫妻共同财产清偿。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