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讯网消息A股最大两融纠纷案就在这几天开庭!中信建投涉诉超4000万

小懿配资 2017-09-14 09:23

被视作A股涉及金额最大的一宗融资融券强平纠纷拖延两年尚未了结。今年6月中旬被北京仲裁委正式立案后,近日将正式开庭审理。这一仲裁申请要求中信建投赔'...

被视作A股涉及金额最大的一宗融资融券强平纠纷拖延两年尚未了结。今年6月中旬被北京仲裁委正式立案后,近日将正式开庭审理。这一仲裁申请要求中信建投赔偿的经济损失约为3816万元及利息。券商中国记者从中信建投证券权威人士处确认,两年前“牛散”周氏夫妇被中信建投证券强平近1亿元从事融资融券业务的信用账户,历经法院诉讼和投服调解并未解决,北京仲裁委今年6月15日受理了余晓凤的仲裁申请。最新进展是,此案即将于近日开庭(9月中旬前)。

仲裁涉及资金超4000万

中信建投证券日前在港交所发布的《澄清公告》,中期业绩公告中所披露的仲裁申请要求中信建投赔偿的经济损失约为3816万元以及其利息,而非3616万元以及其利息。券商中国记者查阅中信建投证券中期业绩公告显示:“余晓凤于2012年9月与本公司订立《融资融券业务合同书》并开立了信用账户以从事融资融券业务。2017年6月9日,余晓凤就其与本公司在融资融券业务过程中产生的纠纷向北京仲裁委员会(仲裁委)申请仲裁,称由于本公司违反合同约定对其信用账户进行了强制平仓,造成了经济损失,要求本公司赔偿其因强制平仓而造成的经济损失约人民币36.16百万元(注:后澄清为38.16百万元)以及其利息。仲裁委于2017年6月15日受理了余晓凤的仲裁申请,案号为(2017)京仲案字第1385号,目前本案仍在仲裁审理程序中。” 此仲裁案件的最新进展是,近日(9月中旬之前)即将于北京开庭,但尚未知晓具体开庭日期。

此仲裁案的申请人周氏夫妇代理律师北京市中兆律师事务所律师袁军接受《每日经济新闻(博客,微博)》记者采访时表示,与此前的法律诉讼和投服调解不同的是,此次仲裁将会实质性地推进这一纠纷的解决。周氏夫妇此前曾向监管机构投诉中信建投,但耗时漫长的投诉结果是,北京证监局对中信建投工作人员个人进行了行政处罚,这是否会成为中信建投方面抗辩的有力依据呢?袁军的观点是,由于证监局的处理结果并未涉及违约平仓方面的问题,因此不会直接与其仲裁申请理由冲突。针对这一两融强平纠纷,北京证监局去年7月18日开出了罚单,对中信建投望京营业部员工王向远给予警告,没收王向远违法所得5698.18元,并处10万元罚款。

北京证监局的罚单

事情还需回溯到被强平之前的2015年初,周某奇、余晓凤夫妇在中信建投证券北京望京中环南路证券营业部开户多年,由于新增融资受限并不能顺利操作,接受了中信建投望京营业部员工王向远(现年30岁)彼时提出的“创新套现业务”,通过融券融资对倒操作得到一笔资金,购买了大量非两融标的证券。据周某奇介绍及相关交易记录显示,该套现交易模式是:以50ETF或深100ETF等作为标的,利用融券交易T+0日内回转机制对倒交易实施套现。如此一番操作下来,被套出的资金可以用来购买非两融业务标的证券的股票。然而,随之而来的股市暴跌让投资者和券商双双乱了阵脚,在平仓条件是否达成存在争议的情况下,中信建投对周氏夫妇的账户执行了强制平仓,账户一进一出损失达数千万元。北京证监局开具的罚单具名了四次时间节点:“2015年5月29日、6月1日、6月2日、6月4日,王向远在中信建投望京营业部没有与客户周某奇、余某凤签订代理业务协议的情况下,私下接受客户周某奇委托买卖证券,以帮助客户融资为目的,操作周某奇、余某凤证券账户进行融资融券交易”。在后来的强平纠纷中,余女士一纸诉状将中信建投告上北京朝阳区人民法院,将这一业务描述为“名为融资、实为借贷”。但在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的审理中,中信建投证券回应,当时的“创新”业务属于两融业务范畴内,"名为融资、实为借贷的套现业务’实际上是融资融券的对冲融资策略。”而其中涉及的融资买入、融券卖出、直接换券等操作,都属于两融业务合同书中明确规定的事项,也不脱离融资融券交易的范畴。中信建投证券的A股招股说明书则“首次公开承认了与周氏夫妇的两融纠纷”。2016年,周氏夫妇与其两次对簿公堂,最终因为管辖权争议而未有结果。

中信建投债券承销缩水七成

说到中信建投涉及诉讼,人们自然会联想到公司的A股IpO进程。中信建投证券目前的A股IpO审核状态为“已受理”,排队序号“219”位,瑞银证券和中国银河证券担任保荐机构。A股IpO排队序号一路上升的同时,中信建投证券经营业绩却并不好看。今年上半年,中信建投证券四大主营业务营收均出现不同程度的同比下滑,尤其以投资银行业务收入下滑幅度最大。而投行业务品种中,公司债券和企业债券承销业务急剧缩水,是为“重击”。中信建投证券公司债承销金额规模及项目数量均急剧减少。半年报显示,今年上半年中信建投证券公司债主承销金额483.58亿元,较去年上半年减少了1454.2亿元,同比下降75%;上半年企业债主承销金额34.46亿元,较去年上半年减少了75.54亿元,同比下降68.67%。今年上半年,债券承销业务主承销金额累计1129.99亿元,还不及去年上半年(2338.76亿元)的一半,同比下滑51.68%。

我们来看看上半年中信建投的四大主营业务营收情况:

1、投资银行业务板块实现总收入及其他收入合计14.49亿元,同比下降28.37%;2、财富管理业务板块实现总收入及其他收入合计33.58亿元,同比下降9.92%;3、交易及机构客户服务业务板块实现总收入及其他收入合计16.18亿元,同比下降10.71%;4、投资管理业务板块实现总收入及其他收入合计6.58亿元,同比下降18.77%。

今年上半年,中信建投证券总收入及其他收入合计为72.53亿元,同比下降15.98%;支出总额为人民币47.52亿元,同比下降2.78%;归属于本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人民币18.55亿元,同比下降33.20%。今年上半年,中信建投证券基本每股收益0.26元,同比减少43.48%;加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4.98%,同比减少了5.56个百分点;资产负债率70.31%,同比增加了3.33个百分点;截至2017年6月30日,中信建投证券净资本为356.82亿元,较2016年12月31日净资本人民币361.98亿元减少了5.16亿元,主要是由于上半年中信建投证券次级债减少所致。上半年各券商主营业务收入出现分化走势,有升有降,但像中信建投四大主营业务收入均出现下滑却并不多见。

券商涉诉讼案不少

去年以来被公开报道的投资者对券商投诉主要集中在三个方面:因强行平仓引起的两融纠纷、新股中签未及时提醒、不按约定佣金标准收取佣金。由于两融纠纷所涉及的金额普遍较大,最终投资者与券商达成和解的案例也最少。多家上市券商今年半年报中已做披露。

方正证券

方正证券(601901,股吧)昆明三市街营业部客户刘冬成融资买入分级基金B后,因分级基金B下折,导致信用账户维持担保比例不足130%被强制平仓产生纠纷,于2015年12月3日向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委托合同纠纷之诉,要求营业部返还平仓股票(按起诉当日市值计算为6,491,073元),并赔偿其18,058,236元以及利息508,791元。方正证券于2015年12月31日向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管辖权异议申请,该案现已裁定移送长沙市天心区人民法院管辖。2016年6月7日,刘冬成就本案向长沙市天心区人民法院提交变更后的起诉状,将本案案由变更为融资融券合同纠纷,并将诉讼请求变更为要求方正证券赔偿2,587.4916万元。2017年1月,长沙市天心区法院一审判决驳回刘冬成的诉讼请求。刘冬成不服一审判决向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2017年6月26日,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开庭审理本案,目前尚未收到法院判决。

猜你喜欢